每月店長
許悔之

當月店長 ── 許悔之

詩人,出版人。一九六六年生,台灣桃園人,國立台北工專(現改制為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化工科畢業。曾獲多種文學獎項及雜誌編輯金鼎獎,曾任《自由時報》副刊主編、《聯合文學》雜誌及出版社總編輯,二○○八年與友人創辦有鹿文化事業有限公司,並擔任總經理兼總編輯。

著有童書《星星的作業簿》;散文《眼耳鼻舌》、《我一個人記住就好》、《創作的型錄》;詩集《陽光蜂房》、《家族》、《肉身》、《我佛莫要,為流淚》、《當一隻鯨魚渴望海洋》、《有鹿哀愁》、《亮的天》,二○○六年十二月出版《遺失的哈達:許悔之有聲詩集》;英譯詩集Book of Reincarnation、三人合集《台灣現代詩II》之日譯詩集等詩作外譯,並與馬悅然(N.G.D. Malmqvist)、奚密(Michelle Yeh)合編《航向福爾摩莎:詩想臺灣》(Sailing to Formosa: A Poetic Companion to Taiwan, 美國華盛頓大學出版社出版,二○○五年);二○○七年十二月出版個人日譯詩集《鹿の哀しみ》(三木直大教授翻譯,東京思潮社印行);二○一七年一月出版、編選《你是最溫和的規則:里爾克情詩選》(李魁賢翻譯)。



「詩像每個時代集體感性的slogan」──專訪許悔之



看世界的方法,有選擇的閱讀

/許悔之(有鹿文化社長)


年過五十,我常感自己能夠擁有的已經有所限制。

年輕時,肆無忌憚的閱讀,可以一目十行,在還沒有「餵狗」的時代,報社同事若需要確認詩詞的正確,常把我叫到桌邊,我可以完整的背出文章。看過的書印拓在腦海裡,津津有味地讀每一本得到手的書,那時我是貪婪的,想要知道世界更多。

但那樣的時光已漸漸離我遠去,體力的限制,眼力的限制,常戲稱自己是半百老翁了,像火苗一樣的時光被我珍惜,面對世界的好奇與未知,我變得需要有所選擇,閱讀也是。

我從出版興盛轉衰的時代走來,在2009年創辦有鹿文化,在艱難的出版環境中,以小而美的品牌精神,經營有文學、美學的閱讀理念。近年的紙本書銷售,整體都衰退中,但電子書的平台,卻慢慢崛起。縱使實體書是感官的全方位閱讀經驗,但電子書的優點卻是不可忽視的,它的便利性、無時空差別的限制,都是紙本書所無法取代。況且在不同的載具上,還可以自由放大字級,對於中年大叔的眼睛,友善很多……

這次Readmoo上挑選了幾本書,我重新盤整了自己的閱讀與習慣。有鹿加入這個新的平台不久,我也買了幾本,做為「試水溫」一般的依據,看看不同類型的書籍,閱讀紙本和電子書上,有何不同?

挑選了獻給小資族的理財《無腦理財術,小資大翻身》、佛教經典《成就的祕訣:金剛經》、林文月的散文集《蒙娜麗莎微笑的嘴角》、宇文正輕寫回憶《那些人住在我心中》、不停翻滾的導演林育賢《翻滾吧!男人,還有喵導》,和一本自己的詩集《我的強迫症》,看著那些已先有紙本的有鹿作品,捧在手上成為電子書的模樣,我突然感動,知道雖有不同形式,但仍都是寫作者細細寫下的文字。

此外,翻譯長篇小說、散文,也是我的選項之一。許久沒有閱讀翻譯長篇小說,這次挑了陳浩基《13.67》諾貝爾文學獎石黑一雄《別讓我走》、以《素食者》一炮而紅的韓江新書《少年來了》,以及年輕同事推薦的《毒木聖經》。

郭強生的近作《我將前往的遠方》、張曼娟的新書《我輩中人》,隱隱寫出人到中年,開始秋天落葉時的生面轉變,面對自己的衰老、生離死別的交替,好感傷啊,我輩中人,閱讀仍然和生命有所關聯嗎?我仍然對生命有所好奇,仍有自己看世界的方法嗎?

書是發現的樂趣,透過操作Readmoo,我發現他不僅僅是網路書店,更可以打破時空框架,讓彼此不認識的讀者,在上面發表自己的心得、摘句畫線,在交會時,互相在閱讀的世界發出光亮。

在不斷變動的世界裡,尋找永恆的價值,讓文字溫染一個人的心胸,讓閱讀持續改變世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