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店長
丁允恭

當月店長 ── 丁允恭

丁允恭,寫作兼事文學創作與公共評論,並長期於社運與政治部門服務。曾獲時報文學獎小說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散文評審獎,及入選年度小說選。著有短篇小說集《擺》(聯合文學),主編《島國關鍵字》(左岸文化),現擔任高雄市政府新聞局局長。

除了以高強度低pH值的媒體專欄介入社會而被人所知以外,這些年頭主要在做的事,從參與地方民間影展的策展、重新發行城市刊物,到親手撰寫腳本透過影像摸索城市發展命題等等,都放在為所居城市高雄創造故事並向他人述說上面。

選書思路 ──

對於那些以讀書為職業的朋友,老實說,是無限羨慕與欽佩的,這裡面存在一些決心與覺悟,而只有在出版單位邀請推薦書籍的時候,我才有動機逼迫自己好好看完一些好書,或是回頭仔細想想過去曾經讀過的那些。

就在不久之前,因為有人找我寫卡爾維諾,我才想起了青年時代讀過的「看不見的城市」,並且想起它與我現在關心事物的緊密關係。

每個在虛擬幻想裡面的城市,其實都是具體的、現存的城市敘事裡面,提取而成的抽象形態。換一個面來講,卡爾維諾是在寫城市卻又不是,城市對他而言是一種方法,作為故事的載體、概念的投影幕,或是故事與概念本身的結晶物質。這也是因為城市本身就是這樣有機的東西。

城居生活本來就常常使人繁忙,只不過就大多數人而言,城市是忙碌勞動的舞台,而對我而言,它就是勞動的本身,或者說框架一切的主題。我的事業,就是參與著城市故事的述說、城市聲音的收集,以及城市自我想像的捏塑。於是我決定,要用「城市與書」作為我選書的主題。

而我更特別要向各位引介我所居在的城市——高雄。

我們暫時忘掉書作為書,而把它當作一個不見得精準的統計效標來看待,會得到具有嘲諷意味的結果,雖然這樣做對書與作者們好像少了一點敬意:

在readmoo用關鍵字搜尋,「高雄」跑出了13筆,而「台北」則有42筆、「台南」有22筆;這有一個極好的類比,就是搜尋「大阪」得到2筆,而「東京」與「京都」則分別是21筆與9筆。

在其他的網路書店做類似的搜索,高雄與台北之間更達到了一個位數的差異,雖然倉儲多少每日有所動態,但這個量級關係大致不會改變。只是因為是不老不新的第二大城,所以以高雄為名的書籍就少掉了那麼多呢。

書寫城市是一種凝視,關於人口與流行病彙聚之處,關於交通軸線之輻輳,關於夜間娛樂之所在;而不被書寫,則像是被移開了目光,努力盛開的美好都即將要被錯過。所以,城市也記述著不平衡,體系裡面結構的傾斜,關於我們整個社群裡面,被忽視的那些價值與事物。

光是基於這樣的理由,似乎就該為大家多介紹一點關於高雄的書。

書的閱讀者以及消費者,他找書要填補的是個體的空虛;然而被出版單位找來的推薦者,往往卻只能指向(自己想像的)群體的匱乏,或是基於自己所關注的事物,替大家找出值得多認識一些的東西。但願我的推薦距離這個目標沒有太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