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學校-所有書評

明日學校

明日學校

影響二十世紀前期美國與中國教育思維最大的哲學家杜威對於「學校教育」的關鍵想法 杜威教育理念經典之作

紙本書定價:NT$ 350
電子書售價:NT$ 245

  • 魚來 魚來寫了書評。
    Readmoo七週年_七步成師 教育的目的為何?杜威主張「教育即自然發展」,即承接以盧梭為代表的自然主義哲學;然而又避免了盧梭全然放任的兒童中心,而講求在實用生活與教科書的知識之間取得平衡。筆者以為,杜威之說固有其時空脈絡,然於今日身處臺灣教育之場域,亦有可借鑑之處。<br /> 教育的目的應在於「獨立」。在依循學習者身心自然發展的前提下,協助其追求獨立自主之需求。此一需求不僅是個人性的,亦是社會性的。也就是說,個體在成長的過程中,即是由依賴轉向尋求獨立的漸變旅程,此則個人性的需求;同時地,社會網絡在養育後代的過程中,也期待著學習者逐漸蛻變,以能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為目標。如此說來,教育的目的十分明確,何以爭議不斷?或從微觀角度視之,為何學習者會「逃離學校」?<br /> 事實上,在上述之個人性與社會性的需求劃分中,我們經常犯下了黑白分明的錯誤,亦即忽略了成人的個人性需求,或者漠視了孩子的社會性需求(本文僅論及後者)。杜威認為:要讓兒童在成人時成功,就必須在兒童時期得到「有意義的經驗」,正因為「經驗與情緒才是我們真正的老師」(#181);若僅是注重注入式的教育,何來經驗之有?經驗的意義是由學習者主動賦予的,且這份經驗不可能自外於社會脈絡中而獨立存在。換句話說,學習者必須體驗在真實的生活情境中做一名自主的人,方能回應其個體獨立的需求。因為這份經驗讓他體會到自我的效能與不足,而使其在自我調適下成長。如若不然,則其將陷入迷茫與自我否定之中:肇因於從來沒有自律的經驗,故而一來無法滿足他自我獨立的個人化需求,二來更難以回應社會對他的呼喚。<br /> 因此,教育應當協助學生獲取有意義的經驗,在民主而非放縱的立場上,在保護而非控制的態度下。一如杜威所言、:「孩子在學校中必須擁有自由,以使他們在握有控制權力成為控制主體時,能夠知道使用自由意味著什麼」(#747);並且在學校放手之後,學習者還能持續自發學習:「引導學生在學校期間和離開學校後,都能自己尋找歷史、科學、傳記和文學等領域的材料。」(#656)。孩子的天性需要探索,而且渴望秩序,因此他們會在混亂而無秩序的嘗試中,自發地尋求紀律。杜威定義:「『紀律』就是獨立完成事情的能力,而不是委屈在限制下。」(#472)這種紀律本身便趨向於完成內外的一致性,因此自然地顯示在孩子們自己或與他人互動的遊戲之中,也存在於孩子內發的動機中。<br /> 學校應當適度地還原真實社會的情景,例如:有課程目標與計畫支持的混齡教學,有助於學生的自省與成長。杜威描述蓋瑞市學校的場景:「年長學生透過照顧低年級學生,而習得責任與合作,年幼學生因為看到學科的驚奇而學會等待、觀察與提問。」(#580)這是以年齡分班時被捨棄的優點。依年齡分班,亦即將學習者同質化,有利於教師中心的教學實施,以及讓學習者快速地加入那些具備條件限制的課程。年齡相仿的同儕對於青少年而言更是重要的存在。雖然有如上述的好處,然而,混齡課程卻能擴大學習者的關注焦點。舉例有三:其一,學習者可以深化學習。在螺旋式課程的架構中,部分年級所學十分相仿(例如五年級和六年級的數學課程),因此對於彼此的課程都有「驚喜」的回顧與發現,較低年級可以從較高年級所學發現更完整的概念地圖,而較高年級可以回顧較低年級所學,重新釐清重要觀念;其二,在上述情境中,兩造可以互相教學,而跳脫了「與同年級的比較」的窠臼。正因為同年級學的內容一模一樣,在現行課程下不免高下立判,學生的信心容易受到打擊(因為總是不可能完美),他也不知道這些知識該怎麼用。但是,一旦可以教別人,便滿足了他的自主需求,以發展出自我肯定的成功經驗。當然,此處舉例並非「必然如此」,而是實際教學現場的一隅;學習者差異性大,不應以偏概全。或有教師以為:差異性大的班級十分難教,實則不然,筆者反而要刻意強調「創造差異性」的價值,這也就是混齡教學的第三項好處:俾使學生從成長時間的向度放大觀照的視野。自省必然發生於碰撞後,由於同儕間的年齡異質性,使學生反省「過去時間」的自己,也對「未來時間」的自己有了期許。上述情境在社會中原本是十分自然的,但在學校體制的運作下反而要教學者刻意為之、善加運用了。<br /> 教育的目的可以是哲學問題,其答案或許人人不同;教育的目的也可以是科學問題,在反覆檢證中尋求最佳解答。然而,「教育」終歸是現實問題,精萃於真實生活中,也試圖回應其需求,是故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盡綿薄之力,影響之,改善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