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逆位-書評

正義‧逆位

正義‧逆位

「這不只是一本小說,更是一部犀利的社會觀察報告,在現代社會中,究竟何謂『正義』,作者以離奇的命案、深入的醫學背景,剖析現在台灣社會中的種種矛盾。」──推理作家 李柏青 在媒體前,這些人是形象良好的道德表率;是公理正義的主持者;或者是備受同情的弱勢受害者……但其實這都只是...

紙本書定價:NT$ 280
電子書售價:NT$ 156

  • 黑鶴蘭 黑鶴蘭寫了書評。
    會發現這本書是在逛讀墨的推薦書單的時候,後來去查了一下,這本紙本書各家網路書店幾乎都沒什麼庫存了,連博客來都只剩電子書,雖然我自己是沒打算收紙本,但是若有人想買紙本的話可能也不太好買。   一開始看到這本書的書名時,我第一個聯想到的是〈黃道十二宮殺手〉,雖然那個殺人事件其實跟星座沒啥關連。   但書名很明顯的,既然提到逆位這個術語了,無庸置疑就是跟塔羅牌有關。   那麼……塔羅大牌有22張,這個故事會是連續殺人事件嗎?而塔羅又是一般大眾最耳熟能詳的占卜工具,也時常跟玄奇、詐騙、迷信剪不斷理還亂得交纏在一起,也許不只是連續殺人案,可能還跟迷信或邪教有關。   但書名以正義·逆位作為命名,考量到正義這張牌的牌意,故事的主軸比起迷信跟邪教,實施私刑正義,並用塔羅牌作為諷刺的殺人宣告的可能性也不小,若是這樣的劇情,那兇手的手法也太浮誇太華麗(這讓我頓時想到Psycho-Pass有一集連續殺人案,兇手把被害者的屍體弄得像是藝術品那樣)。   但不管是迷信之下而犯下的連續殺人案,還是邪教集團主導的犯罪案件,還是因為司法不公而走向私刑正義,題材感覺都不錯。   而從書籍的簡介文案來看,有段話令我印象深刻。   “為了私慾,他們都曾傷及無辜。   唯有以暴制暴,才能制裁這些虛偽的偽善者。   ──該是他們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基本上主軸確定就是私刑正義,至於還有沒有迷信或邪教的元素就不是很確定了。   就算沒有,光是「私刑正義」的主題,我覺得就很值得看了。   剛好讀墨在舉辦華文推理馬拉松,書籍有打折就直接下單,花了一週時間斷斷續續的把它看完了。   唉……開始擔任社畜之後,看書的時間越來越零碎,不然我應該2天就能看完。   如果我買的不是電子書而是實體書的話,依現在的我可能一個月都沒辦法看完它。   也許是因為我很習慣看翻譯小說了,這種華文創作的語感我一開始有點不習慣,尤其是裡頭有幾段描述新聞報導的部分,我實在是很難耐著性子看下去,大概是作者很寫實的把記者採訪時所說的話,以及他所採訪的人說的話用像是逐字稿的方式敘述出來,完整呈現台灣記者現場直播的那種……問答有時跳針的語氣(不管是記者還是受訪民眾)。   看得時候有種「你們在供三小?可以順利講人話嗎?」的感覺,但後來仔細想想,實際上新聞記者好像就是這樣。   我已經很久沒看電視新聞了,難怪看到這種記者現場採訪的逐字敘述會覺得很煩躁。   整體而言,說真的有正常的邏輯跟道德良知的話,這個故事裡大概有約四分之一的劇情,看了SAN值會一直掉,一邊罵這社會怎麼有這種人渣。   畢竟書籍文案都說了,「唯有以暴制暴,才能制裁這些虛偽的偽善者」,以善意的名義詆毀他人達到利己目的,或者以被害者之姿陷害真正被害人的加害者,大概就是本篇故事死者們的背景。   更是顯示出現今一直都有出現的社會問題:法律不是保護弱勢的人,而是保護懂法律的人。   法律理應是保護民眾、保護社會的最低道德底線,然而一旦遇到懂得鑽底線漏洞的人,法律作為正義標竿就沒有任何意義。   最後就出現了訴求合法但不合理,進而犧牲多數人的權益,或者加害人透過法律漏洞反告被害人這種沒天良的結果。   於是私邢正義就出現了。私邢正義現實中也不是沒有出現過,最近比較出名的例子應該就是肉圓不加辣那個家暴案子吧!因為嫌警方動作太慢,甚至覺得警方無作為,結果正義感使然的民眾把這個家暴爸肉搜出來暴打,變成另一起群眾鬥毆的案件。   雖然理智上知道這種私刑是違法的,但說真的在情感上,當初在看到他被圍毆的新聞時,我其實有點暗爽覺得他被打活該。   但在這本書的故事裡,雖然同樣也有發生私刑正義這樣的事情,但在看得過程中反而沒有那種「加害者活該得到報應的感覺」,反而有種恐怖。   不是因為同情加害者的死亡,而是對於私刑的手段跟手法感到恐怖。   殺害這些偽善人士的兇手是正義的狂熱份子?還是說這是對於司法無法制裁這些玩法人士的受害者的復仇?不論是哪方都很可怖。   回到書名本身,正義這張牌所代表的意義,就是「公正、合理、信譽、均衡對等與公平」。   這也是執法單位(法院與警方)、維護民眾權益之人(律師)與廣大民眾在這個社會與人相處的道德守則之一。   然而一旦這個守則被曲解,正義牌轉向逆位,圖面的正義女神從座上跌了下來,意義頓時轉變為誣告、偏執、嚴格的審判、無法容忍、不公平等等的意涵,枉顧法律,恣意妄為,失去規則。   道德的底線因而崩壞,原本擁有良知的人,被逼得走上違背理想中的正確道路。   又或者,有的時候理想只能是理想,縱使它難以到達,且我們也努力的想要去完成它。但總還是有那些以破壞實踐理想而利己的人,在那邊毫不在乎的一點一滴摧毀理想的信念吧? (同樣內容也發佈在:http://kurotsuru174.pixnet.net/blog/post/356986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