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讀者(2016年8月):文學書的表面張力:書封與裝幀-所有劃線

秘密讀者(2016年8月):文學書的表面張力:書封與裝幀

秘密讀者(2016年8月):文學書的表面張力:書封與裝幀

▌2016年8月號:文學書的表面張力:書封與裝幀 在討論文學創作時,許多人會引用「深度就在表面」這句話。本期《秘密讀者》,就要帶大家來看看「表面」的「深度」在哪裡,策劃了「文學書的表面張力:書封與裝幀」專題。除了回顧台灣過去的裝幀與書風設計史外,也專文評述了當代書籍設計的現象。「書評」也者,本來就...

電子書售價:NT$ 150

  • 1997年他出第一本書《本日公休》時,就因為對封面大失所望,決定以後都要自己親手製作書封。吳明益也自承,在那之後他選擇出版社的優先考量,都是要能讓自己親身參與、決定如何裝幀及排版2
  • 事先聲明:我完全同意當批評者面對輕小說這類的通俗文學時,其批評方法理應與嚴肅文學小說分開。因為兩者雖然目的都是娛樂讀者,卻是鎖定不同群的讀者,也因而有著不同的技巧與構成方式。
  • 大概沒太多人會預期輕小說必須乘載什麼嚴謹的知識來作為核心價值;那麼如果連認同都沒有,像這樣的產品就不過是期待消費者因為太過年輕而犯了錯誤,等讀者長大,終究會被忘得連記憶渣子都不剩。即使是輕,也不等於沒有技巧。
  • 《守護》初稿完成的時候,我心裡是抱著「我覺得我寫得還不錯,但這本小說大概沒有出版社想出」的意念。儘管如此,我還是姑且投稿。很久很久之後,我收到一封來自非輕小說出版社「覺得主角內心獨白」頗有趣的退稿信,然後是《戰空的鳶尾花》獲獎,最後是在尖端出版《守護》一書。這是證明,出版社編輯跟秘密讀者評論者之間,...
  • 儘管如此,我還是姑且投稿。很久很久之後,我收到一封來自非輕小說出版社「覺得主角內心獨白」頗有趣的退稿信,然後是《戰空的鳶尾花》獲獎,最後是在尖端出版《守護》一書。這是證明,出版社編輯跟秘密讀者評論者之間,結實有「文字和資訊上的落差」,讓我「這種檔次的小說」也能「套了利」?
  • 出版社編輯跟秘密讀者評論者之間,結實有「文字和資訊上的落差」,讓我「這種檔次的小說」也能「套了利」?
  • 這是中文譯者選擇的結果。
  • 這滿妙的
  • 常與西川滿合作的畫家立石鐵臣,也經常將臺灣民間竹製品入畫,想必也是看中竹子代表的「臺灣意象」
  • 川滿能更純粹地用「美」的眼光,去看待漢人的宗教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