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讀者(2016年2月):電視兒童的文學史-所有劃線

秘密讀者(2016年2月):電視兒童的文學史

秘密讀者(2016年2月):電視兒童的文學史

七年級世代逐漸成人、出社會,當年被視為萬惡次文化元兇的「電視」,也開始成為人們「懷舊」的一部分。這期秘密讀者不但要懷舊,還要跟大家一起回頭看看「電視兒童的文學史」,那些我們曾經一起看過的《梅花烙》、《還珠格格》和《鬥魚》,背後竟然也有「文學」?而它們如何影響了近年來紅到不行的中國戲劇?與這條線平行發...

電子書售價:NT$ 150

  • 絹一方面試圖對當時女性的婚姻狀況做出反思,指出家中女性的婚事被當作籌碼與控制對象的事實,但另一方面,她似乎又相信,這個使女人感到痛苦的結構,也會是幸福的來源。
  • 當愛成為一種嗜好,言情小說才能成為商品。
  • 天真的女主角會被霸氣男主角(而且他最好是個總裁)征服,暗黑男主角則需要溫柔女主角的救贖,青梅竹馬一定要有變故,兩情相悅就勢必產生誤解。現實裡的婚配經常要門當戶對,但階級與國族的鴻溝在言情小說裡都可以跨越。青蛙通常是偽裝的王子,而麻雀一定成公主。重點只有一個,Love conquers all,愛可以...
  • 幾乎可說不是一個世代一個韋小寶,而是當導演發現沒劇本用時就來一個韋小寶的程度了。
  • 最好的性是making love,而不是having sex。
  • 台灣過去十年緊扣著「偶像劇」盛名,而拓展不出更多的文本空間
  • 偶像劇這個名詞,淺而易懂地必須以出演的偶像為重,徹底侷限了這個劇種與文學小說共流的無窮可能性。
  • 要讓文學小說的定位,在戲劇改編中持續增加比重,除了加強全年齡層的閱讀量,也沒有別的辦法。
  • 《甄嬛傳》的當紅分析出了本劇火紅的原因,或許來自女性對於親密關係看法的轉變及需求,這個需求可能是一直存在,也可能是戲劇出生之後被創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