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讀者(2015年10月):中文系的神話-所有劃線

秘密讀者(2015年10月):中文系的神話

秘密讀者(2015年10月):中文系的神話

去年此時,《秘密讀者》的專題關注台文系所的建制;今年我們轉向中文系,嘗拆解「中」「文」系的神話。本月挑戰秘密讀者的恰好是出身中文系的楊婕,「宅女我愛羅」,評者如此下標,或許你也會在散文集《房間》裡找到共鳴的角落。我們的讀者也非常給力,出版不久的《禮讚1949》即迎來書評,底氣十足,還請一睹為快。 &...

電子書售價:NT$ 150

  • 晚近一位散文作者言及,此些年來她少讀虛構作品,因她以為現實太過喧囂。可曾擔任記者的小說家賀淑芳亦曾有另一種回答:「我做專題時時常尋找爭議性的問題。比如交通、醫藥疏忽、獨立電影,現實就在於談論和專注問題糾結所在。可是我沒有勇氣把它變成小說,也許時間太接近,原則對錯太過二元對立。我一方面希望能寫出這個時...
  • 日殖當局在台學術的建構,主要是為殖民利益服務,所以人文學術,尤其是中國學門的發展相當受限。相較之下,中華民國為台灣帶來了大量文人(例如胡適、傅斯年、錢穆)、文物(例如故宮、歷史博物館)、學術機構(例如中研院、中央圖書館、清華大學),台灣突然湧進以大中國為格局的世界級文化財,台灣人文學術的地位一夜之間...
  • 言,本書的諸種缺失,根本問題在於我寫作技藝的粗疏。另一方面,亦是我個人編書的執迷,我希望這不是一本「青春期精選集」,或「文學獎得獎作品集」,單純「房間」就好,故,那些房間外的「人」都不見了。(如自助餐老闆、鵝肉飯甚至梁實秋得獎作)事實上,初稿共十五、六萬字,是我決意刪盡與「房間」無關之作。
  • 〈宅〉文評者質疑本書的寫作動機:「楊婕分明始終都有個房間可以住,果真有必要這般絮絮叨叨呼喚其名?」反問,評者從何得知我「分明始終有個房間可以住」?我認為,將作者直接代入敘事者的批評方法是非常、非常危險的。(倘若對比〈如〉文所點出本書缺乏「本事」,〈宅〉文評者的批評方法就更耐人尋味了)
  • 二文提及之敘事匱乏,及時空脈絡的隱蔽,原因有二:其一,散文做為一種被目為「誠實」的文類,這是我暴露的底限。我認為,每個公開發表作品的創作者都是暴露狂,包括我,但我也有我超愛露、與打死不肯露的部分,我排斥直面陳述傷害;其二,這是我的「房間」觀,我以房間編年、以房間就地起居,客觀的時空座標並不重要,這本...
  • 斧的考驗。我很好奇,他有多苦惱於替文章結尾?(又是)輯一那批必須給某階段一個交代般的長文,從〈作親〉開始,幾乎篇篇在收尾時押韻:
  • 回到我最早的遲疑:關於計劃性寫作這回事的好與壞。楊婕銳意經營房間主題,固然讓他的成果集中、線條明晰,甚至替讀者指出清楚的詮釋路徑,卻也招來鑿
  • 這種將主題掛在嘴邊的寫法,讓我想起曾讀過的某些哀悼文章,甚至有人用整本書哭喊「爸爸」、「父親」,連篇累牘的風木之思予人疲憊多過傷感。
  • 但這是適合一本散文集的寫法嗎?筆者對此是遲疑的。「出版」的公共性質,與「個版」的半公開狀態,畢竟不能同等視之。在出版之後,或許作家更需要多想一點的問題是,為什麼讀者必須翻開、必須讀下去?讓這些作品進入公眾視閾的理由是什麼?抒情但也疏離,這樣的寫法,會不會使得抒情成為一種「表演」性質的文字展示,讀者無...
  • 簡言之,這是一本「沒什麼事」的散文集。並不是真的無話可說,而是作家的書寫策略,幾乎就像是刻意將所有情節刪除,僅留那些際遇生發出來的感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