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樓吟-所有劃線

翠樓吟

翠樓吟

因為嫁妝裡意外發現的頂級玉脈,身兼寡婦與下堂婦的徐二娘,成了讓娘家和婆家爭搶的人物,但商議後的結果竟是將她關在閨望樓,雙方輪流探勘一年。

紙本書定價:NT$ 240
電子書售價:NT$ 180

  •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 雖然被困在高高的閨望樓,二娘還是心知肚明。畢竟這只是很簡單的,相似的歷史軌跡。皇帝不到半百,而皇子總是長大得太快,數量又太多。「天將傾而腥風起。」二娘感慨。「那又與妳我何干?」名默回答得很冷酷,「我不過是個暗衛,妳也只是個平民娘子。」「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她喟嘆,轉為自嘲,「罷了,的確與我無關...
  • 天地為牢籠,無人不困。
  • 她笑了。那種真正的、從心裡漾起來的笑。真像小孩子,幾口好吃的就能哄出一個甜甜的笑。
  • 結束早是因為,我不想寫悲慘的後續。我對自己的角色都很溺愛,可能的話我不希望他們遭遇不幸,可是人生總沒有一帆風順,所以我不想提。
  • 慕容駿的老婆沒什麼,只是會哭,而且慕容駿愛她。這就是叫男人跪洗衣板沒有怨言的訣竅。
  • 拿到食譜實驗之後,我終於吃到正港清粥。 你大概不會想到,這食譜是電器行老闆娘給的,因為她想賣個電鍋給我。
  • 我死了,就這樣死了。安哥兒該有多傷心……是真的傷心,傷透心。怎麼是這樣……
  • 安哥兒一生只對她要求過一次。求她不要結婚,求她不要死在他前頭。 一直護著她的知己,哪裡能夠不點頭。 但她終究還是死在他面前,沒有守住承諾。
  • 「……就說是童話了,哄小孩子的!」 「小孩子更不能這樣哄,信以為真怎麼辦?太危險了。再說身為一個堂堂王子,這般惑於美色,天真的自置險地,沒被奪嫡也罷,絕非明君。這萵苣更不是好東西,攀了高枝就夥同外人謀害養母……養恩全然不顧,居然還能當王妃,將來還想她母儀天下?國險邦危,國祚必不久矣。」 「……好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