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物之神-所有劃線

微物之神

微物之神

空氣中瀰漫著酸果的氣味,老房子閉起了疲倦的眼; 一個貴族家庭褪了色,愛情殞落,歸於塵、歸於灰、歸於土…… 世紀重量經典,榮譽口碑不斷,絕對不能再度錯過 文壇嘆為觀止的史詩圖騰

紙本書定價:NT$ 400
電子書售價:NT$ 300

  • 她戲劇化地顫抖,彷彿一個被強迫吃下菠菜的小孩。她喜歡一個愛爾蘭耶穌會神父的氣味,不喜歡一個帕拉凡的氣味
  • 阿慕臉上的那種表情像拼圖中無法拼上去的一塊,像一個在書頁之間飄浮,不曾在句子的結尾落定的問號。
  • 瑞海兒漫不經心地走入婚姻裡,就像機場候機室的一名旅客走向一張沒有人坐的椅子,有一種坐下來的感覺。她跟著他回到波士頓。
  • 在她所讀過的每一所學校裡,老師都注意到她——(1)是一個非常有禮貌的孩子。(2)沒有朋友。這似乎是一種文明的、孤獨的墮落形式。因為這個理由,他們都認為這是一種更嚴重的墮落(他們品嘗以老師身分表示的非難,用舌頭碰觸它、吸吮它,像吸吮一顆糖果)。
  • 一個飄浮在噪音之海的安靜泡沫
  • 雨不斷地下著。夜雨,像一個寂寞的鼓手,雖然樂團的其他成員早已就寢了,他仍然咚咚咚地練習著。
  • 他的腳帶他來到河流那兒,彷彿它們是拴狗的皮帶,而他是狗。 歷史牽著狗行進。
  • 「如果妳在夢裡很快樂,那算不算數?」艾斯沙問。 「什麼東西算不算數?」 「快樂——它算不算數?」
  • 她孤伶伶地死去,只有一個吵鬧的天花板電風扇與她為伍,沒有艾斯沙躺在背後和她說話。那時她三十一歲,不老,也不年輕,一個可以活著,也可以死去的年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