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江山 卷二 戰雲密佈-所有劃線

百年江山 卷二 戰雲密佈

百年江山 卷二 戰雲密佈

無限江山……竟抵不過兩個女人!被父親當作棋子,改嫁予南國太子玉權的楊國長公主素節,死於非命。楊國皇帝以此為名,下詔出兵攻南,兩國戰火一觸即發,南國皇帝卻依舊沉迷於殊貴妃的美色之中,不問朝政。為了一舉消滅南國,楊國精銳盡出,玄玉、鳳翔、德齡率領三支大軍集結江北,全力進攻⋯⋯

紙本書定價:NT$ 280
電子書售價:NT$ 240

  • 太子縱有三頭六臂,即使在朝中再與百官交好,只要有了皇后與閻相兩者,單只有祿相撐腰的靈恩,在朝中亦要陷入苦戰,因此在短期內他不能阻止鳳翔,在這段期間,他必須儘快讓九江繁盛起來,這樣在日後,即使在太子收回了洛陽之後,他才有另一個籌碼。
  • 盛長淵所堅持的,是一個南國皇室的血統,是一具玉權的背影,那些與盛長淵一般一心只想復國的南民,在努力追求復國大夢之際,全無人站在百姓的立場為百姓考量過,他們都忽略了戰爭的本錢出自何處,答案是出自百姓身上。無論是沙場上的士兵,抑或是他們手中所拿的刀械、所食的米糧、所穿的軍衣,皆是由百姓而來,戰爭的根本是...
  • 坐在搖搖晃晃的車內,心思百般複雜的玄玉,眼前不時閃過素節當年的笑臉,與在九江時樂浪忿怒的面孔,他用力閤上眼,企圖甩脫開來,一再地在心底複習著袁天印曾對他說過的話,他努力告誡自己,縱使再不願,他也得向現實低頭。
  • 早知道樂浪將會有何反應,去請來尹汗青找上閻翟光的余丹波,站在堂上,滿臉不悅地兩手環著胸,冷眼看著那個仗著自己有傷口,就毫不體恤玄玉之心,反而跟玄玉大呼小叫的樂浪。
  • 冷靜下來後,閻翟光不得不照著他的話分析利弊。的確,手擁丈人祿相的太子,並不是非他不可,而祿相一派早想除掉他這股勢力,以在朝中坐大,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好歹他也是助聖上開國,並進言滅南的功臣,若只是巴望著太子在日後不動其地位,他的顏面將往哪兒擺?而權勢,則是種一旦沾上了,就將永無休止的麻藥,若是日後再不...
  • 派出手下之兵一邊鎮壓下藏於餘杭城的南國殘軍,一邊發動餘杭城的修葺工事的他,在餘杭百姓訝異的目光之下,決心還已死的邢萊一個心願,還他一座美麗富庶的餘杭城。
  • 在盛長淵原本撐持著南國這片天空的身子,緩緩朝後倒下之後,余丹波與樂浪不約而同地取下頭盔以目遠送,在身後低泣的聲音傳來時,樂浪走上前來到盛長淵的身旁,低首看著閤目的盛長淵那張歷經風霜辛險,最終仍無法圓夢的臉龐許久。
  • 結束兩軍交戰,將生還的南軍俘虜的余丹波,在將他們繳械之後集中驅至一處,唯獨那名不願繳械,亦不願承認戰敗的盛長淵沒動,仍是站在原地手執著陌刀與他們對峙著。
  • 拋頭顱、灑熱血,這些場景對他來說原應是早該麻木的,可在亡國之後,對盛長淵來說,手中每一個人都是珍貴的復國希望,在余丹波與樂浪聯手,以軍員數勝出他們數倍之姿前後夾攻時,恨不能以一敵百的盛長淵,眼睜睜地看著身旁的下屬一一在箭雨來襲時倒下,但蒼天卻沒有給他扶起他們的機會,更沒有讓他避開這場不該在滅國後仍持...
  • 記得在攻破巴陵迎來玉瑤之時,年幼的玉瑤雖知國已破,但並無復國之心,相反的,在極力想保住皇室血脈的皇親庇護下,玉瑤可說是被迫同他前來的,即使他知道這對玉瑤來說責任太過重大,對他這年紀也稍嫌殘酷了些,但他還是不顧那些願臣服於楊國的皇親們的反對,執意接走玉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