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賢南哥-所有劃線

致賢南哥

致賢南哥

你並沒有照顧什麼都不會的我,而是害我變成什麼都不會的人。 謝謝你敲醒我,你這個王八蛋!

紙本書定價:NT$ 380
電子書售價:NT$ 266

  • 在社會上打滾,遇見各式各樣的人,見識到更寬廣的世界後,我才看見了自己的面貌──原來我的人生,一直都不是遵循我自己的意志。
  • 在韓國社會,父母習慣用第一個孩子的名字來稱呼彼此,長女卻連在這種事上都會
  • 〈致賢南哥〉彷彿把我們曾經猶豫著要不要寫到日記裡,或曾經差點脫口而出的話都寫出來了。並且,是否與男人談戀愛並沒有想像中重要,因為這個故事的對象並不是賢南哥,而是寫信給他的「我」。異性戀女性可能會產生強烈的既視感,懷疑自己是否也曾和賢南哥這樣的人交往,即便不是如此,腦中也會浮現以某種方式和男性建立關係...
  • 即便在女性的文章被貼上不是文章的標籤,女性不被允許寫文章,甚至習文寫字都遭到禁止的時候,女性始終在寫作。那些彷彿一開始便已存在、只是不經意被拾起的故事,其實是鼓起莫大勇氣,克服了無人給予擁抱的孤獨、懷抱對自身與故事的不信任所道出的。她們與時代對抗,勇敢將故事說出來,也幫助我們從那個時
  • 娥蘇拉.勒瑰恩[28]曾表示,寫作是男人制定規則的領域,因此她長期以來都用男人的方式書寫;而職業多棲的托妮.莫里森[29]之
  • 旅行時,即便晚上已經筋疲力竭,也必定要寫下當天的日記才肯就寢,沒有一天落下。儘管如此,我之所以無法想像寫作的自己,原因在於認為我寫的東西不能稱為文章。
  • 不了、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產生懷疑。儘管我不相信「大家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完美結局,但我也願意相信,那種完美結局絕對不會只是天方夜譚。
  • 身為女人而活」這件事,經常對大家所說的無可奈何、沒什麼大
  • 「現在該放開我了,還有俊昊。如今媽也該拋下想折磨他人的心,去尋找自己熱愛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