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徐志摩、朱自清等21位五四文青羅曼史-所有劃線

蕭紅、徐志摩、朱自清等21位五四文青羅曼史

蕭紅、徐志摩、朱自清等21位五四文青羅曼史

良緣是一種美麗的守候 相識相知即一世執著 真情是一種永恆的感受 相愛相守即無悔無憂

紙本書定價:NT$ 360
電子書售價:NT$ 180

  • 金色的黃昏,每當看完一場戲,演員謝幕,萬先生作為觀眾,在台下總是肅然起立,衷心地忘情地衝台上鼓掌,上裝常是解了扣子敞著懷。我師娘就為她那位萬先生默默地把他的扣子一個一個扣好,把那圍巾圍好,這是多麼,多麼,我想說多麼偉大的小動作啊
  • 十年文革終於過去了,年近七旬的曹興有了黃昏之戀──第三次的婚姻,那是一九七九年二月七日,
  • 方瑞是一九七四年去世的,她死後,床上撒落著許多安眠藥片。
  • 像一個初次酩酊的人,愛情的瓊漿固然令曹禺心醉神迷,然而酒醒之後那種難以忍受並經久不去的暈痛更加折磨著曹禺。他需要一杯解酒的茶,方瑞的出現正好滿足了他這種需要
  • 她就是鄧譯生,又名方瑞。她是出身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她的母親是桐城派著名代表人物方苞的後代,曾祖父為著名書法家鄧石如。在這樣一種家庭氛圍中,儘管沒進過大學,她卻有著很好的國學根柢,工書善畫,而且性格文靜溫柔,具有傳統的中國女性之美。
  • 在清華時,他追鄭秀追得發瘋了,清華有樹林子,他們一起散步,當回到宿舍時,卻發現近視眼鏡丟了,丟了都不知道,真是熱戀,是沉浸在愛情之中了。
  • 曹禺為什麼要同鄭秀結婚,我都感到奇怪,他們的生活習慣、思想境界毫無共同之處。
  • 曹禺本人對訂婚並沒感到欣喜,反倒有一種難言的隱痛。據知情人回憶:「當時我們覺得曹禺有一種內心的痛苦,是因為已經戀愛好久了,就不好再改變,就不得不訂婚
  • 鄭秀出身於一個官宦家庭,父親鄭烈當時是南京最高法院的法官,舅舅林文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姨父沈璇慶曾在海軍部任職。
  • 曹禺當時正陷入與鄭秀的家庭矛盾之中,生活中又出現了方瑞這樣的「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