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列寧在火車上-所有劃線

1917列寧在火車上

1917列寧在火車上

列寧,第一個共產國家的創建者,從下著冷雪的火車站起始掀起滔天紅浪…… 「德國像投放生化武器那樣,用一輛密封的車廂把列寧從瑞士運到了俄羅斯。」——邱吉爾

紙本書定價:NT$ 580
電子書售價:NT$ 320

  • 被禁止與德國進行和戰爭有關的貿易讓瑞典備受打擊:
  • 法國人都是沙皇宮廷的貿易夥伴和投資夥伴,也是時尚的裁判者和香檳的供應者
  • 法國人是真正的俄羅斯專家。
  • 列寧的遺產常常被視為一種抽象的東西,是由一系列文本和演講構成,正經八百。書寫的重量讓人難以看見那些遺留至今的片段,而這些才是與我們當代的事件最為攸關。
  • 櫃台女職員對我的問題大惑不解,最後問道:「列寧?你是說約翰.藍儂吧?」
  • 這個死人在像保加利亞那樣的國家裡象徵著腐敗、貧困、說謊和濫權,一個爛得連被形容為化石都不夠格的體制。但我知道它曾經一度是活的。就像任何地方的化石獵人一樣,我夢想可以回到那個它曾經還有呼吸的世界。
  • 但在列寧的時代,這條邊界卻是布滿槍砲,再過去的地點更是殺氣騰騰。我的旅程平順、快速而安全,反觀列寧的旅程因為有歐洲戰爭的圍繞,顯得險峻和讓人擔驚受怕。
  • 由於直接的軍事介入通常耗費太大,它們用於地區性衝突的其中一個技巧,是幫助和資助地方的叛亂份子──這些叛亂份子有些就在現場,有些則必須像列寧一樣投放進去。我想到的是一九八○年代的南美洲,還有那之後發生在中亞的所有骯髒戰爭。阿拉伯世界的當前衝突亦涵蓋其中。所以,列寧火車之旅的歷史,並不是蘇聯的專屬財產。...
  • 邱吉爾以鼠疫桿菌為喻卻讓我馬上能心領神會。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戰讓一些巨大陰謀因而浮現,在我自己的時代,我也見識過很
  • 邱吉爾。他在回顧時評論說:「完全可以想像德國戰時的領袖有多麼狗急跳牆。不過,讓人生畏的是,他們對俄羅斯動用了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武器。他們像運送鼠疫桿菌那樣,用一輛密封的貨車把列寧從瑞士運到了俄羅斯。」註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