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要我跟你說抱歉-所有劃線

阿嬤要我跟你說抱歉

阿嬤要我跟你說抱歉

百萬暢銷作家菲特烈.貝克曼以他處女作《明天別再來敲門》的精準喜感跟扣人心弦,書寫《阿嬤要我跟你說抱歉》。這則故事探究生與死、愛與友情,以及想像力的驚人力量。而最重要的是:永遠都敢與眾不同,永遠都要不聽話,只有與眾不同的人可以改變世界,正常人一丁點屁事也改變不了!

紙本書定價:NT$ 400
電子書售價:NT$ 280

  • 如果音樂跟想像力都死了,就不會再有與眾不同的事物。所有童話故事的生命力都來自它們的與眾不同。「只有與眾不同的人可以改變世界,」阿嬤以前常說,「正常人一點屁事也改變不了。」
  • 對外婆一無所知,卻可以愛她好多好多年,這種事是有可能發生的。
  • 已經兩天了。沒人跟她實話實說。所有大人都試著美化阿嬤死掉這件事,這樣聽起來就不會危險、可怕或討厭,彷彿阿嬤沒生病,彷彿整件事純屬意外。
  • 有阿嬤相伴,宛如坐擁一支軍團,這就是孫子終極的特權:知道不論狀況為何,有人永遠跟你同一國,即使你犯了錯,其實尤其在這種時候。
  • 艾莎,阿嬤有個特權,就是永遠不必讓孫子看到自己最差勁的幾種面貌。就是永遠不必去談她成為阿嬤以前,原本是什麼模樣。
  • 她聽到阿嬤在電話上講的最後一件事是:「我不想讓艾莎知道我快死了,因為所有的七歲孩子都有權利擁有超級英雄,馬索。超級英雄的超能力之一,應該是不會得到癌症。」
  • 阿嬤不喜歡別人說某個東西是瞎編的,她提醒媽說,她比較喜歡沒那麼貶抑的用語──「有缺陷的真實」。
  • 阿嬤就是這樣稱呼謊言的──「其他版本的真相」
  • 「我想,改變記憶是不錯的超能力。」阿嬤聳聳肩。「如果妳不能消除不好的記憶,那妳可以用更多讚讚的記憶蓋過去。」
  • 有一天,某人決定她老到沒辦法再救命,即使艾莎強烈懷疑,他們說她「太老」,其實意思是她「太瘋」。奶奶把這個人稱為「社會」,說只是因為現在一切都要他媽的政治正確,所以不准她繼續在人身上動刀。其實,主要是因為社會對開刀房禁菸這項規定,變得超級吹毛求疵,誰有辦法在那種惡劣的條件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