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大公園地下社會-所有劃線

師大公園地下社會

師大公園地下社會

3/1前,領取《師大公園地下社會【試讀本】》並使用試讀本中折價券,《師大公園地下社會》現折50元!   「他命很硬,死不了, 手斷掉了會像比克大魔王一樣長回來。」   「打工仔」化身「非典型偵探」, 冷眼觀察當代台灣社會的黑暗之心, 對虛偽的大人揮出最燙最痛...

紙本書定價:NT$ 360
電子書售價:NT$ 200

  • 媽的,就這樣吧。完了,結束了,以前有的什麼,現在沒有了。 悲哀的是,在這樣崩壞的時刻,我還有一點鬆了口氣的感覺。
  • 我們一起聽著上個世紀末的台灣流行音樂,有伍佰的《樹枝孤鳥》,有林強的《娛樂世界》,還有音樂極好、但我從來沒聽說過的陳冠蒨。
  • 真的是一種很麻煩的動物,孤獨的時候,你渴望有人陪伴,等到身邊有人的時候,你又想要獨處了。
  • 明明是星期六,今晚卻沒有任何表演,UNDERGROUND生意還是得做,於是改由DJ放點音樂讓大家配啤酒,現在正在放Dakota Suite的〈The End of Trying〉,單音彈奏的鋼琴旋律,配上憂傷低沉的大提琴聲,緩慢的週末、安靜的週末、快死掉了的週末。
  • 那個時候,我只想著快點長大。這座城市是野獸的國度,牠會吃掉每個來不及長大的我們。
  • 所謂的正義非常廉價,能給他們的教訓不多。 也許真正的惡人總是很有辦法,也許我們永遠拿他們沒轍。無論如何,我想至少搞得這些王八蛋們沒辦法睡得安穩,心裡也就覺得稍稍安慰了一些。
  • 店裡正播放著Blur樂團的〈Girls and Boys〉,我腦海立時浮現唱片封面上兩隻正在狂奔的賽狗。
  • 我不知道可以怎麼解釋這些事,人是心思複雜的動物,惡意藏匿在微微偏斜的念頭裡,在隱蔽的角落,在無人注意的時刻,綻放出一朵朵惡意之花。
  • 「不管經常還是偶爾,這種事情一次都不可以發生不是嗎?」
  • 我知道我很喜歡她,我知道的。但是我們怎麼他媽的這麼快就上了床?我們之間的關係被這件事情卡在一個上不去又下不來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