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之後?-所有劃線

殖民之後?

殖民之後?

兼治中國近現代史、後殖民研究、全球化理論 當代重要學者阿里夫.德里克(Arif Dirlik)第一本在臺出版著作   土耳其裔的美國學者德里克,在學術生涯早期就憑藉對中國共產革命史、中國馬克思主義及無政府主義的研究,在歷史學界奠定重要地位。一九九○年代之後,他的學術關懷擴展至後殖民、全...

紙本書定價:NT$ 360
電子書定價:NT$ 252
電子書售價:NT$ 250

  • 德里克高度懷疑所謂的「中國特色」。他指出,強調中國特殊性的論調,看似反對了西方帝國主義霸權,標榜文化的主體性,其實是全球化之下,威權政府自我合法化的當代產物。西方學者帶著殖民的愧疚,試圖重新「在中國發現歷史」,卻被第三世界的御用學者拿來粉飾獨裁。對外,文化特殊性並未挑戰全球化的資本運作邏輯,反而渴望...
  • 「複雜日常生活中的歷史性」,如果真有所謂的另類現代性(alternative modernity),那將不會源自僵固的文化本質,而來自「充滿現實的每日文化活動的現在」。
  • 殖民並沒有結束,而是在全球化的時代由中國政府自己對人民動手。
  • 忽略了「中國文化」的主體性並非亙古不變,許多所謂的「特質」其實是建立在與近代西方的互動之中。當「歷史」進程被化約,由官方欽定,成為去歷史的文化本質,那麼過去被宏大敘事掩蓋的個別聲音,便再一次失去開口的機會。
  • 對外,文化特殊性並未挑戰全球化的資本運作邏輯,反而渴望在其中獲取利益。對內,這預設了文化的均質一體,反過來壓制不同的聲音,以特殊國情反駁所謂「普世價值」的批評。
  • 強調中國特殊性的論調,看似反對了西方帝國主義霸權,標榜文化的主體性,其實是全球化之下,威權政府自我合法化的當代產物。
  • 把握當代「中國」的存在。
  • 只有透過歷史的維度,才能在這個全球化與後殖民的世界,從表面的文化符碼中,看到深層的結構變遷;也只有經由歷史變遷與全球空間,才能試著
  • 每個國家都有同樣的機會建立自己的主體性,卻沒有發現,主體性從來都是在不平衡的權力關係中掙扎而誕生。
  • 各國都有了全球資本主義的進場門票,各國的人們都有機會被跨國資產階級平等地壓迫,而不是構想不同於全球化體系的另一個政治經濟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