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藥時代-所有劃線

火藥時代

火藥時代

中國和歐洲強權勢均力敵的狀態為何被打破, 就此進入武力上的「大分流時代」? 挑戰傳統軍事史觀  引發學界熱議論戰 漢學大師歐陽泰  改寫中西軍事革新史的關鍵之作  

紙本書定價:NT$ 580
電子書售價:NT$ 406

  • 演練也是雙方的重點。太平軍向來以其嚴謹陣形與指揮體系著稱。曾國藩的反制之道則是訴諸於戚繼光。他覺得自己和戚繼光有許多相近之處。當年戚繼光認為朝廷軍隊戰力低落,不如自己招募鄉勇組成戚家軍,軍餉也由他撥發。
  • 清朝的問題並非缺乏科技或知識,而是無法把資源集中在革新措施上。老舊體制把資源都消耗殆盡。統治者必須在各個利益團體之間求取平衡,因而沒辦法創造出集中化的軍事結構。而且我們也別忘了,日本是一個特別有效率的敵手。
  • 對於任何老舊的國家而言,開創新局面向來不是什麼大問題,反而是要擺脫舊時代比較困難。
  • 根據前述的「軍事革命」模型,歐洲人在四個方面是具有優勢的:(1)擁有較為精良的槍砲;(2)採用較為先進的演練方式來練兵,「藉此讓歐洲部隊能夠擊敗人數遠遠超過他們的敵軍」[1];(3)利用船堅砲利的條件稱霸海上;(4)防禦工法先進,這讓歐洲人能以人數較少的部隊堅守堡壘。[2]提出「軍事革命」模型的帕克...
  • 性。在歐洲,一直要等到十七世紀中葉,部隊中執矛士兵與火槍手的比例才翻轉,變成火槍手遠多於執矛士兵。
  • 解。軍事思想家克勞塞維茨(Carl von Clausewitz)也曾提出類似的知名觀念:「戰爭的摩擦力」(friction in war)──再完備的計畫也會在真實的戰場上被毀掉。[47]他寫道,「只有加了油,」才能夠把摩擦力給化解掉,也就是模擬戰場上交戰的真實情況,讓部隊進行演練。
  • 然而,這忽略了歐洲人的起點完全不同:歐洲各國沒有常備軍、沒有固定的演練活動,也沒有高效率的官僚或財政組織。和其他世界上的已開發地區相較,歐洲的社會結構在許多方面都遠遠落後於它們。所以它們當然必須將一切予以革新。
  • 因此,在阿諾德看來,一種新式的戰爭藝術之所以能在歐洲問世,就是因為演練之道的復興。他寫道:「復興演練之道……導致每一種習俗慣例與藝術都必須重新進行概念化,戰爭藝術也包括在內。」[65]換言之,他認為其他文化只是用火器來翻新既有的軍事文化就滿足了,但歐洲人卻將一切都予以革新。
  • 非常明確的是,威廉.洛德維克是以古代模式為根據才發明出此一火槍陣。古羅馬人在訓練步兵時就曾使用過「退行」的陣法,洛德維克是從十六世紀知名古典學者尤斯圖斯.利普修斯(Justus Lipsius,一五四七~一六○七年)間接獲得靈感,因為他讀了利普修斯於一五九五年出版的《論羅馬軍事體制》(De Mili...
  • :「過去部隊在使用長矛時,方陣後方的深度高達五十英尺,但換成使用火槍陣之後,只剩十英尺,這意味著敵我兩軍進行戰鬥時,有更多人會直接面對敵軍,因此每個士兵都需要變得更有膽量、效率與紀律。其次,火槍陣在開火時講求動作的迅速與一致性,因此非常強調戰鬥單位裡的每個人都有能力執行流暢的動作。如果想要解決速度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