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會K卡夫卡-所有劃線

字母會K卡夫卡

字母會K卡夫卡

每個字句、情節與故事都被撕扯,並因此成為陌異,文學於是降臨在此不可能的空缺之中。 卡夫卡使人類思考書寫的宿命性,書寫是不可能的,但這同時成為必須書寫的原因,字母K的作品展現這些魔術時刻。駱以軍描述人居住過的住所是記憶的迷宮,以一棟四樓八戶的公寓為舞臺,當中妻子不見了的K,發現妻子已成迷宮的一部...

紙本書定價:NT$ 280
電子書售價:NT$ 196

  • 此人生於信鴿不再攜帶活人信息那年,死得像隻孤鷹,望穿無人得見的天空。
  • 我領悟到,喚出人事物的名字,是不義的,只因以話語指稱他們,意謂泯滅他們的存有。但所有這些故事,都牽涉到一個前提,所以他必須開始指稱,這一切只是為了讓陌生得以被自己指稱與描述。所以一個人能熟悉的,必定就是死物的世界;所以敘述,不外乎就是描述死亡。
  • 眼,在記憶中撤去牆垣,穩妥確信這些空曠各自的配置與座落,讓自己與它們同存而不消失。我以為那是一場盛宴,關於一燈光照的地界,關於我,與我能譯出的種種虛構。
  • 我坐在一旁等候米熟,漫長等候,與燈,與火,與朦朧水氣,與周遭被收疊進無窮夜暗,或僅只是我個人記憶中的隔牆空曠。我閉
  • 存在本身即是最大的沉溺
  • 卡夫卡的孤寂因而由語言中浮現,通過說「我」察覺「我」的立即遠離與陌異
  • 失眠成為珍貴的禮物,意外的自由,一人獨享的時間。
  • 原來,當一群陌生人隨口把愛當作贈品,吐在你的身上,是因為他們知道:沒──有──人──愛──你──
  • 要控制愛的力道,最好的方式,叫作,分散注意力。
  • 他們同聲異調彼此交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