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的旅途-所有劃線

血色的旅途

血色的旅途

這個無須報稅、不受法律管制,從政府到走私客都想染指的, 是牽動國際情勢的槍枝工業。 它奪走無數人性命,是世界上致死率最高的武器, 也是狩獵者、玩家、收藏家眼中唯一的愉悅, 更是各國政府不想放手的經濟來源。 ★皮博迪獎得主伊恩‧歐佛頓首部作品 ★奪得2015年犯罪作家協會金匕首非虛構獎...

紙本書定價:NT$ 420
電子書售價:NT$ 294

  • 不過在我看來,未能妥善監督SWAT小隊的每次部署行動,以及發射的每一發子彈之所以令人憂心,理由在於可能導致警察做錯事卻不受懲處,從而快速製造出「司法制度外的謀殺」這個醜陋事實。
  • 望相助的區域,那裡的人生一片美好,沒有血腥,而且不是因為新聞官篩選新聞的緣故,事實上,大部份的警察其實沒那麼常使用槍枝。
  • 基本上,警察的政治敏感度極高,沒有一位負責媒體的警官會希望記者看到警察殺人,因此他們會帶你到以前很亂但現在已經平靜的地方,並且帶你去了解正在進行守
  • 級,犯罪階級。
  • 幫派變得更有政治敏感度,說話更大聲,而幫派的型態也跟以往不同,幫派本身在轉型,政府費很大的勁去遏止幫派的聯繫網絡、組織結構和戰備武器,但這裡的幫派已經不再只是幫派,甚至成為社會上的第五階
  • 我相信他的話,不是因為他讓人喜歡,而是因為他很一絲不苟。他把餐巾紙整齊疊在擺得端端正正的咖啡杯旁,筆和電話彼此並排,從一個人私下的習慣就看得出很多事。
  • 子估計還暗藏十萬枝手槍和步槍。
  • 最大問題出在內戰留下的槍枝,一九八○和九○年代,美國將難以數計的武器一股腦運到薩爾瓦多,為薩爾瓦多軍隊提供補給,同時運來超過三萬枝M16攻擊步槍[6],此外左翼革命份
  • 「我們會把這些目標交給十二、三歲的男生,受害者什麼樣的人都有,通常是十八幫的,也可能是我們綁架過的人,曾經偷過幫派錢的人,甚至可能是馬拉幫的抓耙子。」
  • 據了解,薩爾瓦多有兩大幫派,一個是「十八街幫」,又稱為十八幫,起源於加州,後來發展成國際性的幫派組織,在一百二十座城市中有六萬五千名成員,他們最有名的儀式是在臉上刺一個大大的「」,或以可怖的「十八秒毆打」作為入幫的震撼教育,十八幫的死對頭是「馬拉撒法度加斯」(Mara Salvatruchas),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