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的憂鬱-所有劃線

企鵝的憂鬱

企鵝的憂鬱

☆和憂鬱症企鵝一起生活的不得志小說家,瞬間成為各方追殺的主角! ☆充滿奇想、怪得迷人,「戰鬥民族」克考夫經典黑色喜劇,翻譯成34國語言! 米沙站在沙發後面低頭沉思。維克多坐在餐桌前盯著稿紙發呆。 米沙是一隻企鵝。患有憂鬱症的企鵝。 維克多是一個作家,一個想寫小說,卻是個只能靠撰寫政商名流...

紙本書定價:NT$ 360
電子書售價:NT$ 250

  • 雪花輕輕落在他的臉上,但還來不及融化便被冰冷的寒風吹走了。
  • 他其實有要做的事。就算沒有,也不可能如此輕鬆對待死亡。他曾在筆記本裡這麼寫著:好死不如賴活著。他曾經為此自豪,不管合不合適都拿出來說嘴,後來就忘了這句話。多年以後,皮德佩利的話深深撼動了他,也讓這句話重新浮上記憶的表面。兩個人,不同的年紀,不同的態度。
  • 我就是企鵝。
  • 那些值得用訃聞紀念的人通常功成名就,努力追求理想,而在奮鬥時很難始終維持誠實與正直。
  • 沒有強烈的情感牽繫,只有互相倚賴所衍生出的血親感,彷彿兩人間雖然沒有愛,卻彼此關懷。畢竟就算親人也不必有愛。照顧和擔憂那是當然,但感覺和情感是次要的,只要相處得來就沒必要
  • 這個國外是一個清靜之地、靈魂的瑞士,覆蓋著雪白的寧靜,深怕有一絲擾動。這裡的鳥既不鳴唱,也不啼叫,彷彿根本不想。
  • 浪漫的思緒在寂靜中翻騰,再次觸及過去與尚未寫下的小說。
  • 純潔無瑕的人是不存在的,就算有也死得默默無聞,不會有緬懷文。這個想法感覺很有說服力。那些值得用訃聞紀念的人通常功成名就,努力追求理想,而在奮鬥時很難始終維持誠實與正直。不過,現在的奮鬥都是為了世俗之物,瘋狂的理想主義者已經絕跡了,只剩瘋狂的務實分子
  • 維克多感覺這位前作家兼國家議會副主席果然是一號人物,只是以訃聞來說似乎太活力充沛了些。不過,本來就該這樣才對!訃聞寫的是剛過世的人,本來就該保留他們人性的餘溫,不應該全是絕望的哀傷!
  • 牠瞄了熱茶一眼,隨即轉向維克多,用黨工般真誠又睿智的眼神望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