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所有劃線

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

台灣十年大變局:野島剛觀察的日中台新框架

台灣總是跳脫我們的預測,讓我們看得頭暈目眩。 這種巨大流動所帶來的爽快感,也正是台灣政治的魅力所在。 2016年樫山純三賞 一般書部門最優秀作品 筑摩書房首刷上市10,000冊 出版後一年內受邀演講超過30場 日本近年最熱門的話題:台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經歷2016年的大轉折之後,...

紙本書定價:NT$ 350
電子書定價:NT$ 350
電子書售價:NT$ 228

  • 雙方都戴著名為「民間」的手套相互握手,但手套裡面裝的是「官」,這是任誰都知道的事實。
  • 就某方面來說,記憶是會隨著環境而蘊育的。台灣人會懷念日本統治時代,有部分是因為國民黨苛刻的統治與鎮壓而強化的,而在日本的灣生對台灣的思慕,也有部分是因為日本敗戰後民生凋敝,和台灣相比顯得更加難以維生,以及日本本土住民對遣返者抱持歧視眼光所致!
  • 記憶是會隨著環境而蘊育的。
  • 說得不好聽一點,日本所謂的「進步派」勢力(媒體、知識分子、政黨等),他們對戰後中國的立場就是:「日中關係=以日中友好為基礎;歷史問題=承認日本的過錯;台灣問題=盡可能顧慮中國的主張」。
  • 國際承認,乃是作為主體的台灣本身所無法解決的問題。
  • 和中國切離開來的「台灣人」獲得普遍認知與理解,是在一九八○年代。當時的蔣經國總統說了一句廣為人知的話:「我在台灣居住、工作四十年,我也是台灣人。」
  • 儘管有人對馬英九在政權末期還進行兩岸高峰會這件事做出批判,但真正更大的問題是,馬英九身為總統,卻到最後還在向中國尋求握手,好為自己任期八年的末尾妝點光彩。
  • 正如日本台灣政治研究先驅若林正丈所指出,台灣的民族構成混合了「海洋亞洲」與「大陸亞洲」,成為一種極富多樣性的形式。再加上日本統治五十年,留下了許多對日本文化造詣甚深且通日本語言的人,凡此種種,皆讓台灣成了亞洲世界的一幅縮影。
  • 所謂「芬蘭化」,指的是小國面對強大鄰國環伺時,採取一種友好的中立政策,以作為戰略上的妥協。
  • 民主化三十年、總統直選二十年、兩岸接近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