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不說謊-所有劃線

身體不說謊

身體不說謊

繼《幸福童年的祕密》與《夏娃的覺醒》兩本名著之後,關注兒童福祉的心理學家米勒在本書中進一步提出,童年受虐經驗對當事人的健康戕害極深,就算內心否認,身體卻會洩露祕密。米勒分析了眾多著名作家與當代個案的病史,她發現,以孝順為名而壓抑、甚至虐待兒童的「黑色教育」,將在身心留下一生的傷疤。

紙本書定價:NT$ 360
電子書售價:NT$ 252

  • 虐童最多只會被視為父母所犯下的「無心之過」,父母是出於最好的立意,但教養對他們來說太過艱鉅了。在同樣的論調裡,失業或超時工作會被解釋成父親摑孩子耳光的原因,而婚姻關係緊張則被搬出來解釋母親為什麼會用衣架打小孩。這些荒謬的解釋就是我們賴以為生的道德的成果,這個道德系統從來都是站在成人那邊對付孩子。由這...
  • 「黑色教育」係指以摧毀兒童意志為目的,透過公開或非公開的方式動用權力、操縱、威逼等手段,致使其順從服膺。「協助見證者」指的是幫助受虐兒童之人,他們會對被毆打或無人照料的孩子表達同情或關愛,不會以教育為由去操縱孩子,讓他們感受到自己並不壞、自己是值得獲得善意對待的。「知情見證者」指的是知曉受虐或缺乏照...
  • 一九○三年三月九日,普魯斯特在一封給母親的信中寫道:「我沒有任何喜樂的要求,我很早以前就已經放棄它了。」(Proust, 1970: 109)一九○三年十二月,他又寫道:「不過,至少我以依妳所願而成的人生計畫向夜晚發誓……」(Proust, 1970: 122)其後又在這封信內寫道:「因為我寧願病發...
  • 由於父母經常的責備與批評性的言論,使潛在的恐懼不斷地被重新喚醒。這個聰明的孩子心裡或許會這麼想:「媽媽,我對妳來說是個負擔。妳希望我是另一種樣子。妳常常這麼對我表現,而且也一再地說出來。」身為孩子的普魯斯特無法用言語表達這些想法,他恐懼的原因依舊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獨自一人躺在房間裡,等著母親愛的證明...
  • 事實是,只要我一覺得舒適,妳就會毀掉一切,直到我再度覺得不適,因為這種讓我病況好轉的人生會刺激到妳……但可悲的是,我無法同時擁有妳的好感以及我的健康。(Proust, 1970:105)
  • 「因為我寧願病發而讓妳滿意,也不願引妳厭惡而無病。」(Proust, 1970: 123
  • 為他的違抗感到抱歉,因為他太害怕失去母親的鍾愛了。普魯斯特雖然一輩子都在追尋母親的愛,但卻必須藉由內心退縮來保護自己逃離母親不斷的掌控與權力需求。
  • 童年被愛著的人不需遵循任何戒律就會去愛他們的父母。遵循戒律絕不可能是愛的基礎。
  • 韓波的傳記正是一個生動的例子,身體如何必須終其一生地去追尋早期錯失的真正滋養。韓波被驅使去哺餵一種匱乏、一種永遠不會停止的飢餓。他吸食毒品、強迫性的旅行以及與魏崙的友誼,不僅可以詮釋為從母親身邊逃離,也是在追尋母親拒絕給他的滋養。由於這種內在的現實必須留存在無意識中,韓波的人生受到強迫性重複驅力的影...
  • 對於他的困境,除了生病這種沉默的、百年來都沒人理解的身體語言以外,沒有其他的發聲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