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所有劃線

夜未央

夜未央

《夜未央》是費茲傑羅完成的最後一部長篇小說,在妻子進出精神病院、個人酗酒問題纏身、債台日漸高築的八年間,嘔心瀝血著就。既是最貼近作者個人生命的告白之作,也是最具野心的微觀史詩。與璀璨耀眼如星光的《大亨小傳》相較,此書就有如廣闊黝暗的夜空,複雜的人物與敘事或許令人茫然,但細細體會可發覺其中包含著無限溫...

紙本書定價:NT$ 400
電子書售價:NT$ 200

  • 這是個平靜黝黑的夜晚,夜色彷彿懸在一顆黯淡孤星的吊籃中。
  • 止上的單純亦是如此,那幼兒般的祥和及友善,對簡單美德的注重,皆是與諸神拚命討價還價的一部分,背後都經歷了一番她猜也猜不到的掙扎。此時此刻,戴佛夫婦表面看上去正代表了一個階層最極致的進化,因此多數人在他們身旁都會相形見絀──實際上,一種質變已然開始,而蘿絲瑪麗對此尚無所覺。
  • 蘿絲瑪麗對這件泳褲感到樂不可支。天真的她對戴佛夫婦這種昂貴的簡樸由衷欣賞,沒有意識到其複雜和造作,沒意識到這全是從世界各市場的流行中精挑細選、重質不重量的結果;而其
  • 對自己的存在滿心感激,就算那存在不過是她水汪汪眼眸中的一個倒影。
  • 她還不知道燦爛火花是起於內心的;唯有當她領會這一點,徹底融入萬有的激情中時,他才能毫無疑慮或悔恨地占有她。
  • 」瑪莉微笑得好似會完全樂於坐在這近乎空蕩蕩的船上。她是個勇敢、樂觀的女人,一路追隨著丈夫,不斷改變自己成為這種或那種人,卻無法引他稍微偏離去路,有時候還會沮喪地察覺自己的方向有如受到嚴加看管的祕密,深深埋藏在他心裡。然而,仍有一股幸運的氛圍纏繞在她周身,彷彿她是某種吉祥物
  • 。往後回想起來,這天下午的時光她是快樂的──是那種平靜無事的日子,當時看來似乎只是過去和未來樂趣之間的過渡,最終卻成了真正的樂趣所在。
  • 蘿絲瑪麗讀著碑文,淚水突然奪眶而出。如同大多數女人,她喜歡有人引領她的感受,喜歡迪克告訴她什麼東西可笑,什麼東西可悲。但她最想要他知道的,是她有多愛他,如今這份愛打亂了一切,如今她在戰場上穿行有如置身於驚心動魄的夢境中。
  • 的原則,其中還包含了自毀的成分,但她展示得如此精準,以至於過程中所顯現的優雅風範,讓當下的蘿絲瑪麗都想試著仿效。 將近四點,妮可站在一家商店中,肩頭立著一隻愛情鳥,難得打開了話匣子。 「唔,要是你那天沒跳進池子裡會怎樣……我有時會想這類的事。大戰爆發前我們住在柏林……當時我十三歲,母親尚...
  • ─她買這許多東西和高級交際花在買內衣和珠寶完全不同,後者畢竟是在買職業裝備和保險,而妮可購物的角度則截然相異。她是眾多智慧與勞動的結晶。為了她,火車從芝加哥啟程,橫越廣闊的大陸來到加州;口香糖工廠濃煙滾滾,工廠裡的輸送帶一節節延伸;男人在缸裡攪拌牙膏,從銅製大桶中汲取漱口水;女人於八月將番茄迅速裝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