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美術模仿論-所有劃線

希臘美術模仿論

希臘美術模仿論

『希臘美術模仿論』乃『古代美術史』之先聲,字裡行間,已可感受出溫克爾曼對於希臘時代的嚮往與追尋,在洛可可藝術品味充斥的年代裡,愈發展現其獨特性與魅力。

電子書售價:NT$ 228

  • 史博士候選人、日本國立大阪大學文學博士。現任佛光大學藝術學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兼任助理教授、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史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台灣美學藝術學學會(TAAAS)秘書長、亞洲藝術學會(ASA)幹事。
  • 西奇翁(Sikyon)的狄布塔德斯(Dibutades)[1]是以黏土造像的最初藝術家
  • 亦即「少」的手法,呈現出「多」的精神內涵。所謂「少」就是溫克爾曼所說的「單純」,亦即在表現上抑制「錯誤的誇張」手法。所以「高貴的單純」所指的是外在樣式,「靜穆的偉大」所指的是內在精神。
  • 溫克爾曼則相當直接地從古代的文學、哲學上的成就,進而推敲出一部美術史的內在性發展,並且是一種有機性的內在發展史。
  • 足見所謂「古典主義」的精神,就是表現「共通性」、「普遍性」,並非強調「個性」的美術。
  • 內在於藝術作品的精神,並非局部展現在藝術作品的表情上,而是分佈在藝術作品的整體當中,這樣的內在性精神狀態,以一種均衡的力度分散到作品全身。
  • 溫克爾曼指出:希臘雕像當中的美是將各種美先經由選擇,爾後集中於一,所以是統一整體的美,經由模仿古代雕像就能很快掌握這樣的美感;於是,古代雕像的研究就獲得美感的速度而言是快於人體研究的。
  • 溫克爾曼所批判的就是貝尼尼的「技術本位主義」。因為任何一種藝術如果將「手段化為目的」的話,將成為巴洛克美術的墮落。
  • 藝術存在於發現自然的地方。
  • 整體結構的和諧、各部分的高雅統一、豐富的多樣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