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浮夢-所有劃線

大海浮夢

大海浮夢

夏曼‧藍波安生命與大自然接觸的軌跡! 我從大海來,大海是我的家! 帶著夢想,游向最遠的深藍 海洋是男人說故事的源頭,波浪是學習成熟的草原 金鼎獎、多項文學大獎得主 夏曼‧藍波安 寫作以來最受期待的長篇小說 航海大冒險、木舟橫渡南大平洋、摩鹿加海峽 歷經陸地與海洋的五十餘載豐富人...

電子書定價:NT$ 450
電子書售價:NT$ 293

  • 可是我們認為穿丁字褲不是野蠻,不是原始人,而是身體美學的樸實展現,呼應環境所需的,而非國家。
  • 於是孩提時期,我的心海幾乎都是海浪波紋上的船隻,在月光照射汪洋上的景色。
  • 那一年還有十多位的耆老是出生於一八九幾年的長者,是一群深受海洋的喜怒脾氣薰陶的人。
  • 「墨黑的大海是寧靜的源頭,那也是自我反省的曠野。」是小叔公給我的座右銘。
  • 然而外祖父蹲坐的吃相,大腿貼在腹部,除了苛求自己不可吃太飽外,吃相如初秋晨間在潮間帶,宣洩的微浪,是寧靜的,是優雅的,而倒退後的微浪不讓沙岸混濁的感觀感覺,一切的視覺與嗅覺在傳統屋裡的影像啟動了我胡亂的想像。
  • 每回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不僅讓我心魂滿足,孩子們、孫子聽了皆感受某種難於言表,流動在我們體內深層的親情情愫,比起牧師、神父的祝福禱詞更貼近人本,彷彿這句話是與我們島嶼靈、祖島一起說的感覺。
  • Jiyagwat(切格瓦),我的孩子Si Syaman Rapongan(夏曼.藍波安)。」
  • 當時的囚犯,肆無忌憚的在山林深谷砍伐上百年以上的龍眼樹。
  • ,外來者的「國家」,開始在這個島嶼注射對生態倫理的「國有化」而非共有共管,給原生島民被統治、被管
  • 那些從祖父的祖父種的樹,就這樣在沒有任何被祝福的儀式中倒了,對外來盜伐者樹只是砍來當軍官燒洗澡水、蒸饅頭的用途,對族老們,那些樹是取來當木床、造船用,也拿來對晚輩說樹的故事的智慧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