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宮秋-所有劃線

漢宮秋

漢宮秋

《漢宮秋》全名《破幽夢孤雁漢宮秋》,被稱為元朝第一雜劇。總共四折一楔子。馬致遠特地把王昭君塑造為一個勇敢而無私的女子形象,他的《漢宮秋》並非取材於正史,而是在王昭君變文與民間傳說的基礎上再進行創作的。而劇中元帝和昭君無奈的處境,其實在暗指生活在金元之間的南宋亡覆後的遺民,生命狀態如何的無奈。

電子書定價:NT$ 99
電子書售價:NT$ 49

  • 葉落深宮雁叫時,夢回孤枕夜相思;雖然青塚人何在,還為蛾眉斬畫師。
  • 多管是春秋高,筋力短;莫不是食水少,骨毛輕?待去後,愁江南網羅寬;待向前,怕塞北雕弓硬
  • 廊;繞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黃;月昏黃,夜生涼;夜生涼,泣寒螿;泣寒螿,綠紗窗;綠紗窗,不思量!
  • 呀!俺向著這迥野悲涼。草已添黃,兔早迎霜。犬褪得毛蒼,人搠起纓槍,馬負著行裝,車運著餱糧,打獵起圍場。他、他、他,傷心辭漢主;我、我、我,攜手上河梁。他部從入窮荒;我鑾輿返咸陽。返咸陽,過宮牆;過宮牆,繞回
  • 雖然似昭君般成敗都皆有,誰似這做天子的官差不自由
  • 愛他晚妝罷,描不成,畫不就,尚對菱花自羞。
  • 莫便要忙傳聖旨,報與他家。我則怕乍蒙恩把不定心兒怕,驚起宮槐宿鳥,庭樹棲鴉。
  • 料必他珠簾不掛,望昭陽一步一天涯。疑了些無風竹影,恨了些有月窗紗。他每見弦管聲中巡玉輦,恰便似鬥牛星畔盼浮槎。
  • 昨日來到成都秭歸縣,選得一人,乃是王長者之女,名喚王嬙,字昭君。生得光彩射人,十分豔麗,真乃天下絕色
  • 為人雕心雁爪,做事欺大壓小;全憑謅佞奸貪,一生受用不了。某非別人,毛延壽的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