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箱男孩2-所有劃線

行李箱男孩2

行李箱男孩2

《行李箱男孩》在台熱賣,續集再掀北歐犯罪熱潮! 惡魔一定存在於某處,只挑那些無法反擊的可憐人下手...... 駭人的仇恨,包裹著無邪的糖衣, 致人於死的往往不是凶器,而是人心 深夜,匈牙利的舊營區,少年塔瑪斯踏入陰森的醫務室偷竊。那裡建物廢棄,守衛鬆懈,忽然間,他從地板崩塌處發現...

紙本書定價:NT$ 320
電子書售價:NT$ 240

  • 避免讓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即使是最經驗老道的男人,他們要強暴女人的時候也喜歡找個理由。首先被挑中的就是面露反抗神情以及聲音裡帶著輕視的女孩。
  • 城市區域劃分法規定住宅區的建築物必須低矮,且娛樂區域必須分散分布。
  • 有著小溪流過的小村莊,灰濛濛的草地以及光禿岔枝的灌木叢,只有一株逃過被劈成柴火命運的冷杉,因為它的樹脂太豐富了,把這樣的木材丟進壁爐裡簡直是有勇無謀。
  • 又一名慢跑者跑過他身邊,這次不是身材勻稱、訓練有素的氣定神閒跑者,而是氣喘吁吁的中年男子,小腹以一種獨特的切分音節奏與身體其他部分隨著跑步的步伐反覆來回彈跳著。這名男子的臉漲紅如龍蝦,從他飽受折磨的表情看來,史庫萊森能看見死亡的恐懼閃著光芒,帶著超自然的光亮,他這麼想著。
  • 還有這個︱正是我
  • 是蓋革──_____米勒計數器
  • 「Ápolónö. Jöljön be, jöljön be!」
  • 她真的需要他嗎?隨著他日益年老,他們之間的權力平衡難道不會出現變化?循序漸進且難以辨別地變化著,以至於他根本沒有注意到?
  • 「法律學位是武器。法律本身是武器。」 桑多還是不懂,直到教授補充了這句話: 「你怎麼會認為匈牙利想要讓你這樣的人持有武器呢?」
  • 他知道他不會允許自己被看扁成一個緊張到說不出話的可憐蟲,僅僅只是因為有人坐在桌子後面以不友善的眼神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