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療-所有劃線

慢療

慢療

疾病醞釀了多久,療癒的時間就要多長…… 在疾病與死亡之間,還有多少種可能? 面對疾病,還有多少種選擇? 是否,我們忘了──人不只是軀體? 現代醫學把人體視為需要修理的機器,但在深池醫院,史薇特醫師和夥伴重新找回古老的醫療概念:人體是個需要悉心照料的園地,用飲膳休息導引的復原力量,遠勝過「...

紙本書定價:NT$ 350
電子書售價:NT$ 231

  • 他們教會我移情與反移情作用的真實名稱其實是愛,醫病關係其實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於是,無論未來會發生什麼,最後──如果這是終點的話──我都不得不認同柯蒂斯醫師在我上班第一週告訴我的話:深池醫院是個恩典。
  • 當下我明白了,那精神不只是建築,也不只是裡面的人,而是某種混合體,是由醫院的外型與感覺、院內發生的事和裡面的人組成的。或許那精神是無法移轉的,等怪手過來拆除舊建築之後,就什麼也不會留下來了。 也或許,當震盪漸趨穩定,深池醫院的精神像鬼魂那樣在中陰裡徘徊四十九天或更久,終會在新建築裡轉世再生,因為新...
  • 早就知道很多有毒癮的患者彼此認識,他們會在玻璃的巴士候車亭聊天談八卦,那裡是仍然允許抽菸的地方。不過我以前從來沒想過,他們的談話可能不只是八卦或是當年勇,他們也會像我生活圈裡的人一樣,在辦公室裡、在餐桌上討論同樣的話題,例如病患的死亡,人生的意義,如何生活,如何死亡。
  • 突然間,我明白了醫院裡有一種生命緊密相連的完整關係是我從來沒發現的。當然,我
  • 人生方向,幫助其他人明白他所領悟的道理,那就是我們都會有無助的時候,但這世界上有更偉大的力量,而真正讓我們感覺喜樂的是愛。
  • 重要的是,唐找到了自己,找到了自己的
  • 我不知道聖人是什麼樣子。他來到生命某條道路的終點,忽然頓悟了,轉過身,往回走。他不是選擇光榮殉道,而是去面對拉普曼先生日常犯的小錯、愚蠢的煩躁不安。
  • 我本來沒打算去,但是拉普曼先生的活力和明顯的好氣色令我充滿好奇。他不僅病好了,而且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健康。事實上,他的皮膚、動來動去的雙腳、聲音、頭髮和眼神都透露出明顯的好氣色。醫學雖然讓拉普曼先生大難不死,但真正讓他變得如此健康的,卻是其他因素。那個因素似乎就是唐.泰勒。於是我決定去參加追悼會。
  • 患狀況不對時,不知該找哪位醫生,家屬也搞不清楚,即使是醫師也搞不清楚。不久,施坦尼醫師又開始把之前資遣的夜班醫生及週末醫生找了回來。
  • 醫療決定究竟該以誰的意見為主,分界開始模糊了起來。病患有時由某位醫師照顧,有時又換成另一位。藥物也經常更換,化驗報告、患者的臨床變化等重要的細節開始受到忽略。護士發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