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所有劃線

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

世界就是這樣結束的

有時候懂得別人對你的愛,需要經歷很多殘酷的過程。 例如,摧毀半個地球的致命輻射塵,數月後將飄到你與摯愛的身邊…… 「on the beach」為海軍術語,意指卸任退休,也與小說開端艾略特〈空心人〉(The Hollow Men)一詩中的詩句相映。這是內佛.舒特最有力量的...

紙本書定價:NT$ 380
電子書定價:NT$ 249
電子書售價:NT$ 187

  • 她早知道對杜威特來說,他妻子和家人的形象鮮明而真實,顯然比那個遠在世界彼端,從戰爭開始之後便強扣在他身上的半衰期還更真實
  • 之河的灘
  • 他思考了一會兒。「我先去裝幾個要放在床上的熱水袋。」他說。「然後妳穿上乾淨的睡衣躺好來、蓋好被子。我會把珍妮佛推進房裡。接下來,我就去鎖緊門窗,再端杯熱的給妳喝,然後我們躺在床上一起吞藥,一起離開。」 「記得扳下總電源的開關哦。」她說。「我的意思是,免得有老鼠咬斷電纜,害我們家起火。」
  • 「報紙啊。」他說。「報紙多少能產生效果。不過我們沒這麼做,沒有一個國家的人願意這麼做,因為我們全都蠢得要命。我們愛看報紙上海灘女郎的照片還有頭條新聞裡泯滅人心的攻擊事件,而全世界沒有半個政府認為應該遏止這種讀報習慣。要是我們當時看得夠遠,或許有些事情早就靠報紙解決了。」
  • 他走出家門,朝辦公室的方向去。該處已空無一人,但他桌上有份輻射感染的每日報告,上頭還壓了一張字條。是他祕書寫給他的。她說她病得很重,應該不會再進辦公室。她也謝謝他一直以來的關照、恭喜他贏得大獎賽的優勝,並說非常享受為他奔忙的那段時日。
  • 他牽起她的手。「很有可能啊。」他說。「但──我們運氣不會太差的。」他親吻她。「洗碗吧。」然後,他的視線落在那台新購的割草機上。「我們下午可以修修草坪欸。」 「草坪還很濕。」她悲傷地說。「會鏽了割草機的。」 「那我們就把機器搬到客廳的爐火前烤乾啊。」他接著保證:「我不會任割草機生鏽的。」
  • 科學家看了他一眼。「此刻的我已經染病了,你也是,我們都是。這扇門,這把扳手──輻射塵正漸漸沾附我們周遭的每件物品。我們呼吸的空氣,我們喝下的水,沙拉裡的萵苣,乃至培根、蛋。現在情況已經演變成個人耐受性的問題了。輻射耐受性較差的人應該兩週內就會出現輻射病的症狀吧。或是更早。」他暫停一下。「把大獎賽這種...
  • 八月第一天,瑪麗・荷姆斯的院子開出了第一批黃水仙,不過就在當日,無線電電台帶著學術研究的客觀口吻播報阿得雷德和雪梨皆已出現了輻射病病例。她沒有特別為這則新聞發愁;這陣子的新聞,諸如薪資加給、罷工、戰事,都是叫人聞之心灰的噩耗,但聰明人自然不予理會。天氣一片晴朗,她種的第一批黃水仙開花了,埋在後面的水...
  • 他將假藥放回盒內一併交給彼德。 海軍軍官滿心感激地收下這些藥盒。「謝謝你的關照。」他說。「時候到了,她就可以來櫃檯領藥對嗎?」 「是的。」 「需要付費嗎?」 「不用。」藥劑師說。「這些藥物有列進免費發放的藥單。」
  • 會兒。「這勢必會引發宗教界激烈的反彈。」他說。「我是覺得這種事見仁見智,自己決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