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索羅斯一起走過的日子-所有劃線

和索羅斯一起走過的日子

和索羅斯一起走過的日子

本書作者梁恒為索羅斯中國事務的顧問。自二○○九年起即開始撰寫神壇下索羅斯的私人生活,細膩鋪陳他與索羅斯的相識,進而成為索羅斯的家庭朋友,及作為索羅斯的私人代表,為之處理中國事務的故事;並悉心披露在諸如亞洲金融風暴等多次世界經濟變局中,索羅斯背後的思維運作及操盤祕辛。

紙本書定價:NT$ 280
電子書售價:NT$ 195

  • 索羅斯笑笑說:「對我來說,賺錢不難,花錢很難,去探索世界的本質和生命的意義就難上加難了。」
  • 「對,徹底改變舊的生活方式,接受並適應新生活,這是人生中很嚴峻的挑戰。」索羅斯答道。
  • 索羅斯的情緒沒有被我的話所影響,他語氣平靜地說,「一個人做錯了事,是應該自己去承擔的。」
  • 一位曾經和索羅斯一起共事十年的基金經理說過,在金融投資這一行裡,幾乎沒有任何人具有索羅斯的抗壓能力,特別是在遭受巨大損失時,承受痛苦,認賠出場的心態。而索羅斯從來不會考慮自己的尊嚴,也絕不會在乎別人怎麼說,反而是我行我素,因為他堅信,只要能夠生存下來,就有絕地反擊的機會。
  • 他經常對我說,在從一個封閉的社會走向開放的社會時,中國社會的改革最需要的,是在自己的文化中培育出現代的批判性思維,他相信,凡是具有批判性思維的文化,才有可能在風雲莫測的世界裡迎戰各種各樣的挑戰。
  • 索羅斯天性好學,而且治學嚴謹,不懂就問。他對於自己不熟悉的東西,會花很多時間去努力學習瞭解
  • 事實上,索羅斯對索忍尼辛的評價,是他對所有留滯在西方的持不同政見者的看法。他認為,凡是脫離了自己的祖國,在西方國家搞反政府活動的人,可以享受言論自由,但對遙遠的祖國沒有什麼意義,也產生不了什麼影響。索羅斯的這個觀點一直貫穿在他的慈善事業中。他從來都不會給流亡在西方的持不同政見者提供資助。
  • 「索忍尼辛和薩哈羅夫都被西方譽為知識份子的良心。不同的是,薩哈羅夫是黑暗中的一盞很微弱的燈,但總是在閃亮。索忍尼辛卻相反,在光明的地方,他是明燈也等於滅了,」索羅斯很有興趣地說下去,「我可以預測,索忍尼辛在美國佛蒙特州的原始森林裡隱居後,不會再寫出好的作品。更讓人遺憾的是,他一直是美蘇冷戰中的一枚棋...
  • 索羅斯說:「一般來說,不管是蘇聯來的藝術家,或是其他國家來的也是一樣,在美國都會發展得很好。」 蘇珊問:「為什麼?」 索羅斯回答:「自由是藝術的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