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寒冷中獨行-所有劃線

我在寒冷中獨行

我在寒冷中獨行

天安門前驚天動地的民主運動換來一千多個不見天日的青春歲月,王丹獄中詩《我在寒冷中獨行》,鄭愁予.陳克華.紀大偉聯合推薦。

紙本書定價:NT$ 180
電子書售價:NT$ 90

  • 我不想自我評判這些詩的含義甚至品質,儘管已經有別人做過。我想說的只是,詩是情緒的流露,而情緒是不確定的,飄忽的,也無從捉摸的。這正像人的內心世界,往往是「等閒平地起波瀾」。寫詩,在我就是一種精神療法,一種精神平衡,把那些難以用一般陳述表達的掙扎與嚮往,用心跳的節奏寫出來。寫作的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
  • 從很久以前就開始了 我在心裡種下了心情 但只是自己說過自己 一個人聽 一個人訴說也是雪落之後的心情 如現在眼前的旗幟 一頁頁翻過人生 你根本不了解為什麼雪落 正像我根本不明白 為什麼這漫天的無奈 下了整整三個星期 還在慢慢地下 雪落之後的心情 不會...
  • 王丹早在輾轉來到美國之前,早在他縱橫天安門廣場之前,在他以頑童之姿穿梭北京胡同之前,他就一直堅持他殊異清越的獨唱,直到今日。
  • 王丹偶爾對家國情境發言,但他絕大部分是在對朋友甚至情人呢喃,口吻誠摯而清新,宛如不經世事卻已早衰的少年。
  • 苦難,但是身在今日迷宮的他未必就獲得了截然的解放:從他的詩集可以看出,不論王丹身在中國還是美國,荒寂是他持恆的基調,辭行和道別的動作是他頻頻出示的身分證件。
  • 阿根廷作家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寫下的一篇故事,〈兩個國王和他們的兩個迷宮〉(The Two Kings and their Two Labyrinths)。有牆的迷宮固然將人困住,但沒有牆的迷宮更讓人無所適從。被牆壁包圍的時候,只要征服圍牆就可以找到出路;然而當眼前並沒有牆壁...
  • ,王丹的詩人本質是永遠不變的一股清澈眼神,洞照了這二十年來政治現實與內在心路的曲折變遷。
  • 拿出五年前皇冠出版的《與孤獨的無盡遊戲》詩集贈送王丹,並指出其中一首六四當年寫的〈想要有根煙抽的日子〉,就是送給六四當年消失於雜亂媒體,生死未卜的他
  • 他信口可以朗誦海子的作品,熟極而流,眼中充滿被詩所鼓舞激動的淺淺眼淚。從朗誦海子作品時的王丹眼中,我看見了另一個完全不同於媒體所傳達、政治標籤下的王丹。
  • 熟識王丹之後,才發現「真實的王丹」,其實是浪漫的,甚至是多情的。然而在所有與政治有關的場合裡,王丹則是激越、堅定而冷酷的,且具備與政客們周旋所必備的狡黠與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