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洛維夫人-所有劃線

戴洛維夫人

戴洛維夫人

《戴洛維夫人》一書,描繪戴洛維夫人從清晨為準備舉行一場宴會而外出買花,到宴會行將結束。在這一天之中,作者以克萊麗莎自己泉湧的思緒、其他人物的思維的滑移以及全知觀點的鋪陳,讓讀者藉由被割裂的片段意象中,去重拾作者企圖表達的概念及情節。

紙本書定價:NT$ 180
電子書售價:NT$ 135

  • 那麼,他是被遺棄了。一整個世界都在大聲喧喊:為了我們,自殺,自殺。但他為甚麼要為了他們而自殺?食物多美好;太陽是炙熱的;而一個人要如何著手開始自殺這個行動?用一把桌刀,那多噁心啊,血流成河的,──還是吸煤氣管?他太虛弱了,他幾乎不能舉起他的手。此外,他現在是孤單的一人了,被譴責、被遺棄,就像那些快死...
  • 因為真相是(讓她忽視它),除了可以提高當刻的享樂之外的元素,人類並沒有善意、沒有信仰、沒有慈愛。
  • 一個人不能把孩子帶到這樣的一個世界裡來。一個人不能使痛苦永遠持續,或為這些充滿淫慾的動物繁衍後代,他們沒有恆久的感情,只有一時的興致和虛榮心,時而這樣、時而那樣地掀起漩渦。
  • 他喃喃自語,氣喘吁吁地顫抖著,痛苦地描繪著這些必要、有深度的真理,非常有深度,非常艱澀,需要很大的力氣去把它們表述出來,但世界會因此而永遠徹底地被它們改變。
  • 必須閱讀
  • 當他們站在河邊之際,忽然間他說:「現在我們要自殺,」而他以一種她曾經看他望著一部火車或一部公車經過時的眼神看著河流──一種近乎為一件事物著迷的眼神;而她覺得他快離開她了,她捉住他的手臂。但在回家的路上他非常安靜──非常理性。他會和她爭論關於自殺,並解釋人們是多麼惡毒;他是如何地可以在他們經過街道時看...
  • 像她在那樣的環境中長大的女孩,是一無所知的,倒是她的態度使他困擾;膽怯、強硬、偶爾傲慢、缺乏想像、虛矯。「靈魂的死亡。」他直覺地說著,如常地為那樣的時刻記上標籤──她靈魂的死亡。
  • 他想著,我是否可以永遠不回到燈光下、起居室;永遠讀不完我的書本;永遠不會敲空我的煙斗;永遠不打電話叫特內爾太太來打掃;倒不如讓我一直走向這個身影,她會搖動她的頭,帶我爬上她的飾帶,並讓我和其他人一併吹散在虛空中。
  • 而地球,在他航旅之後,對他而言仍如一個小島,一種一個人孤單地活著、無人認識地於十一點半站立在塔方卡廣場的奇妙感覺淹沒了他。這是甚麼?我在哪裡?而一個人究竟是為何如此做?
  • 帶我一起走吧,克萊麗莎任性地想著,彷彿他即將開始一次巨大的長途旅程;然而,下一刻,又彷彿一幕曾經很精彩地進行著的五幕劇現在落幕了。她曾經活在戲裡,曾經逃出來,曾經與彼得同居過,而今一切都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