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斯之山(下)-所有劃線

馬克斯之山(下)

馬克斯之山(下)

「山究竟是什麼──合田在某個時期明白了自己為何一再挑戰更高更危險的激烈山巔,若能遏止某種自我毀滅的可怕衝動,打從一開始就不會登山了。登山伙伴之間共有赤裸裸的生死,到底從中產生了多麼強烈的感情?身體的麻痺與生命興奮的剎那間,萌生了多少倒錯的執著?──山到底是什麼?」  高村薰生涯代表系列第一作,...

紙本書定價:NT$ 200
電子書定價:NT$ 200
電子書售價:NT$ 120

  • 事件的真相,想必不在於連續在兩個活人頭上鑽洞的兇手本身,而在於兇手誤闖的那群被害者的迷宮之中。
  • 「咦……原來你也是那種到了緊要關頭,即使投進敵人懷抱也在所不辭的傢伙啊。最有勇氣,最單純,最無趣的傢伙。這種人,最後都會被打入冷宮喔。」
  • 可是另一方面,加納一有機會就不動聲色地向前妹夫透露,「有這麼一件事」地讓他知道事件背景,加納的真意應該都是在追求真相吧,合田如此深信。雖然置身在第一線刑警無法比擬的派系鬥爭中,但在與事件沒有直接關係的工作單位,該如何維護個人良心與社會正義,如何保護自己的工作與人生,加納還是經過屬於自己的一番苦鬥吧,...
  • 加納沒有問他是怎麼弄來的,盯著將野村久志埋屍北岳的男人寫的遺書看了一會兒後,開始閱讀。這時候,合田把沉睡在壁櫥裡的登山背包及成套防寒衣、雨具、冰爪等物取出,刻意沒喊廚房裡的加納就先去洗澡。兩個都比常人高出一截的大男人擠在屋裡大眼瞪小眼,令他好久不曾感到老舊的社區公寓是如此狹小、喘不過氣,一方面也是因...
  • 合田回以同樣的話,同時驀然察覺某種東西掠過自己心口,就這麼盯著前大舅子的背影看了好一陣子。婚姻生活岌岌可危時,他忙於工作難得返家,偶爾回來,貴代子也曾同樣坐在門口替丈夫刷鞋子。貴代子不發一語,合田也對她早已無話可說。那時,連一句話也沒說的原因究竟是什麼?他思索了一會兒,結果,他只想起那是彼此一旦說出...
  • 合田泡完澡出來時,加納坐在廚房門口正在刷前妹夫的登山鞋。是那雙已經很久沒穿,所以皮有點發黴的鞋子。加納一邊刷上鞋油,一邊背對著他咕噥了一句,「山究竟是什麼呢……」
  • 這時候,合田把沉睡在壁櫥裡的登山背包及成套防寒衣、雨具、冰爪等物取出,刻意沒喊廚房裡的加納就先去洗澡。兩個都比常人高出一截的大男人擠在屋裡大眼瞪小眼,令他好久不曾感到老舊的社區公寓是如此狹小、喘不過氣,一方面也是因為那種感覺,令他事到如今居然突然不好意思了起來。
  • 聽到這裡,加納應該就能立刻判斷狀況的嚴重性。他突然露出平日的檢察官臉孔,「如果時間還來得及,你要不要去泡個澡?我馬上幫你燒水。」他只說了這些就遁入浴室。
  • 面對橫陳在豆腐店的屍體,既無悲哀也沒有熱血沸騰的你。只是自動移動身體,甚至快要不再惦記片刻不離腦海的水澤裕之的你。從早到晚滿腦子只想著案件,卻又在不意間一再踟躕駐足的你──。這種狀態,今晚是最後一次了,明天你就得恢復原本的合田雄一郎,他不停地這麼激勵自己。否則我會更討厭你,他想。
  • 對於打從學生時代便熱愛登山的合田而言,山會喚醒自己從當初就難以迴避的身體記憶與情感,但他還是沒有停止。只要去登山,日常的蕪雜思緒就會褪落,轉而露出自己剝除工作、生活和語言這些外衣後,只有生命的真實形貌。被凝縮、被延壓、被萃取、被削落之後的自己,總是展現出連自己也驚訝的異樣姿態,但那種身體感覺,一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