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女人-所有劃線

愛情女人

愛情女人

女性漸漸確定的事實是:我們自己「不是什麼」,不是被男人界定過的什麼。 這個不是,那個也不是:女性既不等同於男人眼裡的「乳房」,亦不等同於男人心裡的「鄉愁」。但女性到底是什麼?「女性特質」又是什麼?

紙本書定價:NT$ 180
電子書售價:NT$ 99

  • 具有象徵意味地,法國小說家莒哈絲在小說中敘述過女主角的處境:「言語的空缺、言語的空洞不能夠被表述,只能夠被迫應答。」
  • 女性理論家克莉斯蒂娃 (Julia Kristeva) 從不認可莒哈絲的作品。克莉斯蒂娃以為莒哈絲的傷懷彷彿一種痼疾,不能治癒、且會傳染,其中沒有上升,沒有清洗、也沒有意義。因此,克莉斯蒂娃說,過於敏感的人不應當讀莒哈絲。但克莉斯蒂娃忽略了,為女性直指出欲望的本源,難道不是莒哈絲作品中多重意義之一重...
  • 運用清明與曖昧的錯綜手法,莒哈絲最擅長的還是描寫欲望,她備極冷靜地──敘述這種令人瘋狂的情緒。夢境裡、回憶中、對象不存在的想像裡、吞噬一切的死亡中,欲望反而更趨熾烈。
  • 自由?希望自己有絕對的自由?正好像這本小說結尾的隱喻,對女性而言,絕對自由可能是一扇門戶,通往不能夠回頭的彼岸。用直截的字彙來說,無異於沒有出路的死亡!
  • 男人在買春行為中尋求滿足的與其說是感官的欲望,不如說,希望得償的更是支配的欲望。
  • 正因為中國文學中充滿了妾意纏綿的斷腸篇章,人們才誤以為薄倖是男人的天職、卑屈與相思是女性的宿命。殊不知這類的詩詞歌賦原本多出自官場失意的男性之手,香草美人,隱喻的其實是他們害怕明主見棄的乞憐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