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幻夢(飢餓遊戲3)-所有劃線

自由幻夢(飢餓遊戲3)

自由幻夢(飢餓遊戲3)

飢餓遊戲成為夢魘,不能逃脫。不只一次,她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見,沒有感覺,除了烈火焚身的痛楚,以及痛恨。她的家鄉已經毀滅,無數第十二區的生命只剩灰燼和殘破的屍骸。但,反抗軍確實存在,一批新的領導人在等待,革命正在展開...... 本書為「飢餓遊戲」三部曲的終曲,結局呢?你也許喜歡,也許討厭。然而...

紙本書定價:NT$ 320
電子書售價:NT$ 253

  • 「普魯塔克,你在準備另一場戰爭嗎?」我問。 「噢,不,不是現在。目前我們正處於蜜月期,每個人都同意,我們不久前的恐怖經歷,永遠都不該再重複。」他說:「但是,人類的集體思想通常很短命。我們是愚蠢、善變的生物,記憶力奇差,卻擁有自我毀滅的傑出天賦。不過,誰曉得呢?凱妮絲,也許現在就是時候了。」
  • 我已經不再信賴這種叫作「人類」的怪物,不想再為他們效命,也鄙視自己是其中的一員。比德曾經質疑,我們摧毀彼此,難道是為了讓某種更高尚的物種來接管大地。我想,他心裡一定有所體悟。會為了解決彼此間的歧異,而犧牲自己孩子生命的生物,肯定非常不對勁。這種行徑,他們都能隨自己的意思解釋。史諾認為,飢餓遊戲是有效...
  • 「我敗在哪裡呢?」史諾說:「我敗在太慢才理解柯茵的計畫。讓都城和行政區互相毀滅,然後柯茵倚仗幾乎毫髮無傷的第十三區介入,奪下政權。沒有錯,她從一開始就打算取代我的位置。我不應該感到驚訝的。畢竟,是第十三區挑起叛變,導致黑暗時期來臨,然後,當整個情勢失利,第十三區又拋棄了所有其他行政區。可惜,我沒注意...
  • 火的變種只知道一種感覺:煎熬。看不見,聽不見,沒有感覺,只除了肌膚永不止息的燒灼。或許間歇有失去意識的時刻。但是,如果失去意識不能減輕痛苦,那又有什麼用?我是秦納的鳥兒,已經點燃,瘋狂地拍翅,想要逃離無法逃離的事物。火焰的羽毛從我的身體長出來。拍動翅膀只能搧起烈焰。我燃燒自己,吞噬自己,無止無盡。
  • 我說:「但是,正因為他們這樣對待比德,我再也沒有任何保留了。只要能摧毀都城,我不惜一切。我終於自由了。」我抬頭仰望天空,看見一隻蒼鷹飛過。「史諾總統曾對我承認,都城很脆弱。當時,我不明白他的意思。我那時非常害怕,看不清事實。現在,我不害怕了。都城很脆弱,因為它的所有一切,無論食物、能源,甚至用來管制...
  • 叫囂嘶喊為時很短,講故事才花時間。
  • 「你是怎麼承受這件事的?」 芬尼克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我,說:「我沒有,凱妮絲!很明顯,我根本沒辦法承受。每天早晨我把自己從噩夢中拖出來,卻發現清醒時也找不到安慰。」他注意到我的表情,停了一下。「最好別讓自己崩潰。妳得花十倍的時間和力氣才能把自己收拾起來,崩潰卻很快。」
  • 「當我在醫院裡幫忙,他們一直在觀察我。我已經開始上一些醫學的課了。只是初級課程。很多內容我在家裡都已經知道了。不過,還是有很多東西要學。」她告訴我。 「太棒了。」我說。小櫻成為一名醫生。這是在第十二區,她連做夢都不敢想的。某種很小、很靜的東西,像一根火柴棒那樣擦著了,點亮了我心裡的晦暗。這樣的未來...
  • 有意思的是,普魯塔克似乎不需要沾光。他一心只希望整個傳播突襲行動奏效。我想起普魯塔克是首席遊戲設計師,而不是設計師團隊裡的一個成員,更不是遊戲中的一枚棋子。因此,他的價值不是靠單一元素,而是靠整體結果的成功來界定。如果我們贏得戰爭,那就是普魯塔克上台接受歡呼,享受榮耀,並期待獲得屬於他的獎賞的時候
  • 他們不只是完成工作,他們以自己的工作為榮。就跟秦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