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花 01-02月號/2020 第83期

  • 出版日期:2020/02/01
  • 語言:繁體中文
  • 頁數: 176
電子書售價:NT$ 270
可購買品項 售價
電子書 NT$270
字花(18期) NT$4131 訂閱
字花(12期) NT$2754 訂閱
字花(6期) NT$1377 訂閱

本書為固定版面格式,建議您使用平板或電腦閱讀。

成功訂閱後,將由下一期新刊開始派送。訂閱不與站上其他優惠併用。

字花 01-02月號/2020 第83期

詳細書訊

【字花 no. 83 ︴啟首語】
地下行
/關天林

跨年時寫啟首語,算甚麼儀式?或者一切都沒有結束,也不存在舊與新。窗外傳來一陣陣抽搐似的喧騰,平靜更顯得沉寂。城市在倒數中下沉,終於到達無法遺忘的高度。

在 #潘國靈《寫托邦與消失咒》裡,余心離開了升降機永遠無法降落地面的「華麗安居」,流浪到「憂鬱棲居」,在這裡,除了下沉,別無其他可能,但下沉本來就充滿可能:

要多深才為之深淵?
以「呎」計嗎?(不。)
以「米」計嗎?(不是。)
以「噚」計嗎?(一千噚。三千噚。五千噚。都,不,夠。)
那以「尋」計嗎?(是,以「尋」計。)
尋不完。(沉不完。)

我城陷落於抗爭的日夜、傷痛的記憶,但也由此追尋到一線生機。以前常戲謔the city is dying,當此地真的被絕望包圍,感官和心志,是能適應黑暗,甚至找到「微暗之火」的(用納博科夫小說名)。

沒錯,不只記憶。記憶是安全的,過去卻是危險的,而且因為似乎脫離了當下而更危險,隨時被此刻纏結以至闖入,探險者必須全身心投放。#HKUrbex 耐心等待我城的功利時間打開縫隙,然後駭進懸置的異域,官能擴大為想像,未知擴大為歷史,如果地底可視為負數的空間,那些禁閉、廢棄之所,其實就在地表消失,而遁入地底增殖,只不過探險隊用頭燈照射著而作家以想像建構著,兩者同樣以地下潛行姿態,開掘著發展線性以外的生存的異數。

然而地下世界曾經被寄託為城市的希望、現代的命脈:一節節高速列車,一群群融入文明社會的乘客,以及紀念碑似的多層車站和站與站之間的安逸與預期……直到恐襲發生,直到效率反噬為歷史的空白,直到資本機器製造行屍走肉,地下鐵似乎成了某種現代的終端,徒具城市最多的冷金屬。#馬克歐傑 談巴黎地鐵及「非地方」的經典,訴諸當今香港,可以如何重讀?#唐睿 和 #鄧正健,帶著他們的經驗與思考,攤開雙城地鐵的路線圖,尋找尚未畫出的迴路與出入口。

#RulaJurdi 的長詩〈同軸電纜〉以深埋地底的資訊傳輸絕緣技術,隱喻一種絕緣的地理,從巴勒斯坦的人道危機被無數屏幕蒸發於無形中看到的,是遍及全球的善忘。這首詩是必要的提醒,跨越時空的科技並沒有把人類連結起來,麻木反而向下延伸得更根深柢固。

善惡、美醜、時間,一切在沉積,何不在中間層的廣漠地幔,想像一場未來的考古?#李進文 開啟這場旅程,鑽進 #林東鵬 畫作的背面,乘地鐵直奔幽冥,穿過礦苗,發現植物的根關心另一個世界的形成,而 #洪茲盈、#張婉雯 和 #李奕樵,以 #李卓媛 的記憶攝物為記,摸索當下在未來的輪廓,心底則是相信,情感或會隨物質凝固,敘述卻可在深處交織,就像 #龔萬輝 的小說裡那個荒廢車庫水塘,仍然淹沒不了熱情與幻滅的遺痕,當好奇的電筒有天照向逐漸遠離光明的我們,我們又能絮絮講述甚麼時間的故事?#曹疏影 在遠行的終末,以破碎之狀環視某種與萬有同在的領空:「我和你,一點光亮/沒也無所謂,等待地心濡出的內海/暴露我們,在所有的光芒裡」。

我們仰望、前瞻,左右顧盼,最少的就是低頭俯看雙腳了,所謂的眼觀鼻、鼻觀心——如果心臟跳動的水平就是地表,我們一早就在地下,行走著,卻不以為蹣跚,不以為漂流失根。我想像,地下猶如耳朵,深處蜷曲著耳蝸。地表上,閃爍眩迷的雙目所不關顧的雜聲和低音,終於沉埋,而被地層保存著,化為歷史不見光的螺旋,滋養著未來的傾聽。

 

目錄列表

最近瀏覽與試讀
字花 01-02月號/2020 第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