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壞消息的藝術

在醫療裡,找回彼此信賴的溝通方式

Von der Kunst, schlechte Nachrichten gut zu überbringen

  • 出版日期:2020/02/25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 9789571380827
  • 字數: 79,630
紙本書定價:NT$ 350
電子書售價:NT$ 245

本書為流動版面EPUB,適合用 mooInk、手機、平板及電腦閱讀。

「我們必須告訴你……」
「我想在今天下午和你討論檢查結果……」
「很抱歉,你沒有通過試用期……」
無論身處何種行業,說壞消息永遠是最艱困的一關
卻能成為真正開啟彼此信賴的契機

詳細書訊

伏爾泰曾說:「你所說的一切都應該是真實的,但並非所有真實的事你都應該說。」

妥善地將壞消息傳達給他人是十分艱困的溝通藝術,得兼具同理心,帶有技巧與情感進行交談。德國名醫雅利德.席胡利醫師時常需要告知病患及家屬生死交關的消息,三十多年的職業生涯,使他深知許多醫療爭議皆來自失敗的對話技巧。本書即是他將多年執醫心得化為文字,傳授後輩與一般大眾,如何透過良好的溝通化解尷尬與忌諱,讓說壞消息的場合變得容易。

在本書裡,席胡利以美國癌症中心醫師華特・貝勒的「SPIKES」溝通法為主,輔以醫院現場與人生故事,告訴我們如何將說話的藝術運用於日常。其中有癌症患者就醫的故事、有兒子開心帶父母度假父親卻突然暴斃的故事、有年輕員警通知老父他的兒子車禍身亡的故事、有席胡利坦言自己面臨母親過世的故事、也有在火車上與刑警交換告知壞消息經驗的故事……

當他人經歷巨大的痛苦時,即便是些微的慰藉都能發揮巨大作用。適時地穿插好消息與壞消息、以同理心面對每一次對話,都能有效解除當事人的壓力。席胡利以自身經驗告訴我們,說壞消息並非帶來噩耗的艱鉅任務,而是重新開啟信任、帶來正向影響的契機。

【風行全球的SPIKES病情告知六步驟】
S為對話做準備。
P先行瞭解病患的理解能力
I病患或許能夠接受到什麼程度?
K在告知壞消息前先說明對話宗旨。
E觀察整個情況與對話對象的反應。
S試著讓病患主動參與接下來的應對方案的決定。



作者簡介

雅利德.席胡利(Prof. Dr. Jalid Sehouli)

一九六八年四月出生於柏林,摩洛哥裔的德國名醫。他的父母在一九六○年代時,由於政治上的原因,從摩洛哥流亡到德國;他則是在德國出生、長大。雅利德.席胡利曾先後於柏林的自由大學與洪堡德大學完成大學及博士學位,爾後更取得大學任教資格。如今身為柏林夏里特(Charité)婦科醫院負責人的他,是全球頂尖的癌症專家之一。二○一五年,由於他在婦女癌症醫學方面的貢獻,榮獲了羅馬大學頒獎表揚。二○一六年,摩洛哥國王授與他該國最高等級勛章,以表揚他在學術方面的成就。二○一八年更獲頒「全球摩洛哥人獎」的科學獎。

除了本書之外,雅利德.席胡利另著有《從丹吉爾乘船航向某處》(Und von Tanger fahren die Boote nach irgendwo)、《馬拉喀什》(Marrakesch)等文學作品。


譯者簡介

王榮輝

曾就讀東吳大學政治系、政治大學歷史系與法律系;其後前往德國哥廷根大學(Universität Gottingen)攻讀碩士,主修哲學、西洋中古史與西洋近現代史。通曉英、德、法、日與拉丁文等外文。二○○九年起,擔任臺北歌德學院特約翻譯。譯有:《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7》、《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思考的藝術:52 個非受迫性思考錯誤》、《零恐慌!:神奇十句法訓練大腦永久擺脫焦慮恐慌症》等書。

媒體推薦

名人推薦

朱為民(臺中榮總老年醫學、安寧緩和專科醫師)、黃軒(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國際醫學中心副主任)、洪仲清(臨床心理師)──真誠推薦
 
你以為只有醫師需要學會說壞消息嗎?不,每個人都常常要告知壞消息。壞消息的定義是:跟自己的期待有一百八十度落差的訊息,都是壞消息。
日常生活中需要跟朋友說:今天臨時有事無法赴約。工作上必須告知老闆無法如期完成工作,或甚至更嚴肅一點,需要跟伴侶說「我要跟你分手」諸如此類的都是壞消息。身為一個老年醫學和安寧緩和專科醫師,告知壞消息這件事,我幾乎天天都在做,而作者在書中大力推崇的SPIKE溝通法,不僅在醫療臨床非常實用,生活中我也常常使用。
這本書推薦給以下三種人:第一線醫療人員、經常面對主管與客戶的職場工作者、覺得壞消息很難開口的社會大眾。相信大家看完後,日常的對話就不再令人苦惱了。──朱為民(臺中榮總老年醫學、安寧緩和專科醫師)

告知壞消息,是重症專科醫師的工作之一。我在加護病房沒有機會告知好消息,是因為毎位躺著的病人都是病危狀況,更諷刺的是,醫療常規告知的往往不會是家屬和病人期待的結果,於是我學會傾聽家屬、感受病患壓抑的期昐,「察言觀色」成為了我和他們溝通的調節工具。一邊協助家屬整理紛亂情緒,同時等待病人準備好面對死亡,畢竟在死神戰線上,我的手中從來沒有什麼好消息,除了善終自主……的好消息!──黃軒(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國際醫學中心副主任)

席胡利提倡一種情感、個性與關係在其中扮演要角的醫學。──《法蘭克福匯報週日版》

許多醫師都難以有技巧且充滿感情地與病患交談。本書教導了我們轉達壞消息的藝術。──《亮點週刊》

席胡利積極尋找種種準則,藉以幫助我們兼具同理心與建設性地轉達攸關生死的確診消息。──《西德廣播公司》
 

目錄列表


劃線註記

購買後可以劃線與撰寫書評
  • 到了某個時刻,必須說出核心信息的時機已經到來。無論如何,適時地發出一個警告,絕對是可取的。「很抱歉,現在我必須告訴你一個沉重的消息」,是個可行的表述。慎重而直接的警告是很重要的,發出警告後,在宣布所要告知的消息前,則應先稍事暫停。
  • 理想的情況當然是一場跳脫重大事件的、有系統的討論,如同在訓練課程或「巴林特團體」(Balint group;由精神病學家暨心理分析師米歇爾.巴林特〔Michael Balint〕所創立的醫病關係學習團體)裡所做的那樣。後者是由大約八到十二名醫師所組成的學習團體,在心理治療師或心理分析師的指導下,他們...
  • 這對壞消息的傳達者非常有幫助,這能為他們的感受和想法賦予空間,避免無意識地將這一切帶入下一個情況裡。
  • 匯報意謂著對話或事件的後續處理與綜合分析。這項後處理可以與其他同事一起完成,也可以單獨完成;而且,在我看來,這其實並不必搞到像是審訊或真正的分析。有時候,一個刻意去洗個手或短距離地散個步之類的放鬆儀式就已足夠。這類舉動可以預防性地降低壓力,防止自己的「倦怠」(burn out)。
  • 這個用語是源自「briefing」一詞,「briefing」則是用來描述重大事件之前的作戰指示。
劃線列表(39
最近瀏覽與試讀
說壞消息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