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的宗教

中國與日本的禪學

The religion of the Samurai : a study of Zen philosophy and discipline in China and Japan

1 人評分
  • 出版日期:2018/03/12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 9789869465786
  • 字數: 127,975
紙本書定價:NT$ 350
電子書售價:NT$ 245

本書為流動版面EPUB,適合用 mooInk、手機、平板及電腦閱讀。

第一本向西方介紹東方禪學之書
忽滑谷快天,日本知名禪學大師,曹洞宗僧侶。
闡述何為禪、何為開悟,如何「修心」與「參禪」。
一切皆依禪而生活,喚醒我們最內部純潔又神聖的智慧,禪師稱為佛心、菩提,或般若。

 

詳細書訊

第一本向西方介紹東方禪學之書
忽滑谷快天,日本知名禪學大師,曹洞宗僧侶。
闡述何為禪、何為開悟,如何「修心」與「參禪」。
一切皆依禪而生活,喚醒我們最內部純潔又神聖的智慧,禪師稱為佛心、菩提,或般若。


本書出版於1913年,比鈴木大拙的英文成名作《禪學隨筆》更早,是第一本向西方世界介紹東方禪學的書籍。由於新渡戶稻造在1899年以英文出版《武士道》,廣受西方矚目,忽滑谷快天依循同樣的方法,以英文向西方介紹禪學思想。

禪宗之所以稱作「武士的宗教」,是由於禪學引進日本時,正值貴族沒落、武人政權崛起,但對這些既粗魯又單純的武士階級而言,以天台和真言為代表的哲學性佛教教義,實在太過複雜。於是他們在禪的思想中,發現了某些與武士本性相近、符合武士道的精神,如忠誠、智慧、勇氣、紀律和不畏生死等。能幹的統治者,甚至注意到禪還有利於管理,後來更運用於下層階級人士的教育。此後,禪更透過文學、美術、茶道、烹飪、園藝、建築,影響逐漸擴及皇室與平民,滲入日本人生活的每個細節中。

禪是完全自由的,不受舊教條、死教義、過去刻板的慣例束縛,而是一種我們內在的信念與領悟,其方式既非口傳,亦非文字,而是以心傳心,這種方式至今未變。禪經所寫的都是既簡單又熟悉的事實,如此單純又熟悉地存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卻習而不察。禪把每天的現實生活當作啟發,也從不依賴佛經的權威,認為信仰必須從日常生活中去領會。

禪師從不以解釋或論證的手段來指導學生,而是鼓勵他們自己參禪以解決問題,像「何謂佛?」「何謂自我?」「祖師西來意?」「何謂生與死?」「何謂心的本質?」。禪認為一切有情眾生皆具佛性,也就是開悟意識,這是人類的真我、指導原則、禪所稱的本來面目。

本書細述中國和日本禪宗的整個發展脈絡、歷史上知名的禪師所諄諄教誨的禪宗教義,以及有名的禪宗思想問答,有許多豐富的細節和極為深入淺出的概念。

本書特色

◎附錄:忽滑谷快天註解之圭峰宗密《原人論》

作者簡介

忽滑谷快天(Kaiten Nukariya,1867-1934)


日本知名的曹洞宗僧侶。父親為遠藤太郎左衛門,幼名快夫,十歲在忽滑谷亮童門下出家,改姓忽滑谷,改名快天。一八四四年就學於曹洞宗大學林,一八九三年慶應義墊文學科畢業。一九一一至一三年間曾赴歐美考察。一九二○年起擔任曹洞宗大學校長,一九二五年曹洞宗大學改制為駒澤大學後,就任第一屆校長。他對禪宗思想的研究卓然成家,稱作忽滑谷禪學、或忽滑谷派,道號「佛山」。

他的禪學對於其他的日本禪學家如鈴木大拙和柳田聖山甚至都有影響,胡適在中國禪史的研究上也曾受益於他的《禪學思想史》一書。一九○五年曾發表論文考證「拈花微笑」所根據的《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是偽經。一九○七、一九三二年曾兩次來台灣,為曹洞宗僧林開院和弘法,引起廣大迴響。著作等身,包括《禪學批判論》、《禪學講話》、《禪之妙味》、《參禪道話》、《禪學新論》、《達磨與陽明》、《禪學思想史》、《朝鮮禪教史》、《正信問答》等。

譯者簡介

林錚顗


台大歷史系畢業,東京大學東洋史學研究所碩士。精通中、英、日文,著作和譯作頗豐。曾旅居西雅圖十餘年,為當地華文報紙《華聲報》及《西華報》撰寫評論和專欄多年,退休後定居台北,潛心於歷史撰述與翻譯。

著有《水滸好漢不喝水》、《非三國》、《武士》、《魏晉南北朝之酒色才氣》、《稱孤道寡:打造中國兩千年專制皇權的四大帝王》等書。譯有《住宅巡禮》、《鏡像下的日本人》、《西洋住居史》、《罪惡的代價》、《隱私不保的年代》、《昭和史》、《自然的建築》、《隈研吾》、《日本該如何與中國打交道》等。
 
 

目錄列表


劃線註記

購買後可以劃線與撰寫書評
  • 永不改變的、傳統的、死的信仰,讓它的信奉者顯得虔誠和可敬,同時也阻止他們的心靈成長。
  • 有一天,他拜訪當時的禪師諸嶽奕堂[122],解釋了在佛經中所描述的三界之結構,並且說如果這三界理論遭哥白尼推翻,佛教將成為泡影。奕堂驚呼說:「佛教的目的在摧毀三界,並在整個宇宙建立佛陀的神聖王國,為什麼你浪費精力在三界的結構上呢?」[123]
  • 如果你想保住禪心,那就放開你過去的焦慮和失敗;既往不咎;拋開仇恨、羞辱、麻煩,絕不讓它們進入你的腦中;放過對未來的艱難和痛苦的想像與懸念;放下你所有的煩惱、惱怒、懷疑、愁緒,這會阻礙你在生存競賽中的前進速度。
  • 就開悟來說,成為心的主人更為重要。因為在某個意義上而言,它清除幻想,撲滅卑劣的慾望和激情,以及喚醒內在的智慧。唯有能夠達到真正快樂的人,才能完美控制他易於打擾內心平靜的激情。
  • 下一步,我們必須努力成為我們身體的主宰。
劃線列表(13
最近瀏覽與試讀
武士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