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的橋

Bridge of Clay

11 人評分
  • 出版日期:2019/01/25
  • 語言:繁體中文
  • 字數: 224,026
紙本書定價:NT$ 400
電子書售價:NT$ 280

本書為流動版面EPUB,適合用 mooInk、手機、平板及電腦閱讀。

澳洲國寶級作家馬格斯.朱薩克,《偷書賊》後潛心構思13年,獻上描繪愛與親情的感動作品

詳細書訊

☆出版當天,空降排行榜第一
★作品總銷量超過18,000,000本
☆十三年漫長等待終於結束
★跨越時間、空間與海洋的家族史詩,
☆描繪澳洲廣闊大地的文學鉅作
 
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故事,故事裡總有一座橋,這座橋,就是家人。
鄧巴家的男孩沒有母親,也不需要父親。
 
母親的病逝雖在他們心中留下傷痛,父親的離家卻讓兄弟羈絆更加堅強。但在他們以為人生也許就是如此時,父親突然回到家,提出令人不解的要求:他希望五人跟他去蓋一座橋。五兄弟中,只有克雷願意答應。其餘四人不明白這座橋有何意義,也不懂他為什麼背叛兄弟情誼。但從好久以前克雷就知道:他就是那座橋,只有他,能修復這個家庭受的一切創傷。
 
面對傷痛,我們從不陌生,卻不知道怎麼把自己治好。
我們啟程到遠方找希望,奇蹟卻在一開始出發的地方。
 
經歷十三年沉潛淬練,愛與溫暖的傳信人馬格斯‧朱薩克再次帶來撼動人心的美麗作品。這個充滿心碎與感動的家族史詩將揪住你的心臟,直至最後一頁。
 
***
 
―― 馬格斯.朱薩克作品 ――
偷書賊現正熱賣中
文字餵養人類的靈魂,讓我們與世界連結,
愛給我們活下去的勇氣,並訴說一段撼動死神的感人故事......
 
9歲小女孩莉賽爾和弟弟在戰亂中被迫送到寄養家庭,但弟弟不幸死在旅途中,莉賽爾在弟弟冷清的喪禮後偷了一本掘墓工人的手冊,為的是要紀念自己永遠失去的家庭。
 
莉賽爾藉由閱讀與文字所散發的力量,讓死神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一面收取戰場上的靈魂,一面思索人性的深奧:為什麼人類一面展現殘酷的殺戮,一面又有發自內心的關愛呢?
 
傳信人2019.01.25上市
一趟驚奇、神祕又詭譎的傳信之旅,
有笑有愛也有淚!
不滿二十歲的艾德靠開計程車賺錢。他的人生不特別爛,但也不特別好。然而,一切都在他阻止了一樁銀行搶案後改變――
一張寫上陌生住址與時間的方塊A撲克牌來到門前,上面寫著各種荒謬任務,待他完成。艾德的人生也因此改變!

 

作者簡介

馬格斯‧朱薩克Markus Zusak

一九七五年生於雪梨,父母為奧地利與德國後裔。馬格斯.朱薩克可說是當代澳洲小說界獲獎最多、著作最豐、讀者群也最廣的作家。迄今出版《偷書賊》(木馬文化,2005)、《傳信人》(木馬文化,2008)等書。

經歷過《偷書賊》全球性的成功,朱薩克沉寂數年時光,都是為了醞釀創作生涯中最好的故事。「你總是希望每字每句都能完美,要把故事說對、說好。其實我的心情就像書中的主角克雷,他想造出一座最美麗也最完美的橋――可是內心深處,他知道這不可能做到。但是這個嘗試的動作是美好而且了不起的。我在寫這本書時就是這個感覺。」藉由《克雷的橋》,朱薩克想描繪一個充滿缺陷、彼此恨著又愛著的家族;他想讓讀者感受到文字的生命與力道。對於朱薩克的成功,你可以說他擁有與生俱來的寫作天賦,但這一切更可能歸功於他對完美的追求,十三年間持續創作,未曾間斷。「身為作家,我是這樣覺得:其實你一直處於熱身的狀態。就某方面來說,寫書就是為下一本作品熱身。」這是他的創作之道,而在《克雷的橋》之後,我們必能再次迎來他超越自我的下一本鉅作。

www.randomhouse.com/features/markuszusak
Facebook:/markuszusak
Instagram: @markuszusak
Tumblr: www.zusakbooks.com

譯者簡介

馬新嵐

高雄出身,現居桃園。台灣大學會計學系學士,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研究所碩士。雜食性讀者,希望每天有36小時。

 

 

影音資訊

媒體推薦

宋怡慧(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作家)
凌性傑(作家)
高翊峰(小說家)
張淑玲(昶心蒙特梭利學校負責人)
張惠菁(作家)
郭重興(讀書共和國集團社長)
陳又津(小說家)
陳藹玲(富邦文教基金會 執行董事)
曾淑賢(國家圖書館館長)
焦糖 陳嘉行(左派小業主)
黃月銀(中山女高國文教師)
楊富閔(小說家)
蔡宛穎(高雄中學國文教師)
蔡淇華(惠文高中教師.作家)
鄭宇庭(新手書店創辦人)
鄭美瑜(成功高中國文教師)

目錄列表

書評

  • luiselai luiselai寫了書評。
    由於無法習慣翻譯語氣,無法流暢的閱讀。很遺憾無法讀完這本好書。
完整書評列表(1)

劃線註記

購買後可以劃線與撰寫書評
  • 那是一種極度疲倦的狀態,是遭受蹂躪的模樣,彷彿連衣服縫線都逸出嘆息。
  • ,他是那麼完美,在其身邊簇擁、領著眾人來到他身邊的就是這兩名憂傷而壯麗的囚徒。它們都在掙扎,拚了命地想掙脫大理石。
  • 他的名言就是:「騎師和拳擊手,他媽的這兩種人差不多是一樣的啊。」這兩種人都為重量瘋狂,都必須為生存奮鬥,危險與死亡都近在咫尺。
  • 「我跟她說,要除掉無用的枯枝。說的就是你。」
  • 他一手劈向我胸口。「他必須用這裡去感受,」忽然之間,他的心變得如此沉重、如此痛苦,那股力量彷彿來自鋼琴。「他必須受傷,必須痛苦,痛到差一點就會死的程度,」他說:「因為他媽的我們就是得這樣活著。」
劃線列表(215
最近瀏覽與試讀
克雷的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