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大逃亡:健康、財富與不平等的起源

2 人評分
  • 出版日期:2016/01/29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 9789570846409
  • 頁數: 354

本書為固定版面格式,建議您使用平板或電腦閱讀。

可購買品項 售價
電子書 NT$285

※因內文排版設計,本書後半部分請改由末頁往前閱讀。

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代表著作
迪頓(Angus Deaton)關心全球窮人,要他們過好日子
他分析為何人類獲得有史以來最好的生活水準
深入探討因此而產生的貧富差距及不平等現象

……

※因內文排版設計,本書後半部分請改由末頁往前閱讀。

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代表著作
迪頓(Angus Deaton)關心全球窮人,要他們過好日子
他分析為何人類獲得有史以來最好的生活水準
深入探討因此而產生的貧富差距及不平等現象
諾貝爾頒獎委員會說:迪頓把應用經濟學發揮得淋漓盡致!

比爾蓋茲、普林斯頓大學校長艾斯格魯柏、賓州大學普列斯頓教授、耶魯大學波吉教授、《紐約時報》、《金融郵報》、《商業世界》、《金融時報》、《彭博資訊新聞》、《經濟與政治周刊》、《商業經濟學》、《富比士》雜誌、《周日泰晤士報》等大力推薦

比爾‧蓋茲(Bill Gates):
如果你想了解為何人類的整體福祉隨著時間而快速進步,一定要讀本書。

※   ※   ※

現今人們變得更富裕、更健康、更長壽
然而當大量人口脫離貧窮後
人與人、國與國之間卻形成極大的不平等!
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世界首屈一指的發展經濟與貧窮研究學家──迪頓
探討各國增進健康、財富的舊有和現行模式
提出援助落後國家展開大脫逃的具體作法。

迪頓在《財富大逃亡:健康、財富與不平等的起源》一書中闡述某些影響廣大的創新與不易克服的障礙,例如,人類一方面擁有了疫苗、抗生素、防蟲措施和潔淨水源,一方面必須對抗大饑荒、愛滋病和文明疾病。除了檢視美國歷經長期繁榮之後成長步調趨緩、貧富差距漸增的情況,也提到印度與中國的經濟成長如何改善十多億人口的生活。有鑑於國際援助成效不彰,甚至有害無益,迪頓在書末倡議採取替代措施,包括對製藥公司提供新誘因、取消貿易限制等,讓開發中國家也能展開大脫逃。

迪頓撰寫本書的主旨在討論全球的健康與財富,不僅聚焦於現代,也回顧人類發展的歷程。

首先,探討人類的健康發展史、數十萬年前的狩獵與採集生活為何影響現代人的健康,以及人類從十八世紀開始努力降低死亡率如何奠定現代的健康進步模式。十九世紀末,細菌致病論的發展與採納,為另一波爆炸性的進步奠定基礎,同時也打開另一道鴻溝,使得富國與窮國人民的存活率出現極大差距。

二次大戰結束後,全球加快腳步研究醫療方法,以便拉近自十八世紀開始形成的健康鴻溝。其間獲得許多重大成就,例如運用抗生素、防蟲措施、疫苗注射和乾淨水源,讓數百萬孩童免於死亡。雖然窮國與富國平均壽命差距縮小,但還不夠接近,且全球曾遭遇某些可怕的障礙,例如1958至1961年間人為因素造成的中國大饑荒,以及若干非洲國家近年流行的愛滋病,徹底摧毀了人類對抗死神的三十年進步成果。目前還有許多國家缺乏適當的常設醫護系統、大量孩童因生在「錯」的國家而難逃一死、某些地區還有孩童嚴重營養不良,以印度最出名。

富國和窮國的死亡率差距未能加速拉近的理由之一是,雖然富國的死亡率持續下降,但對成人比較有利,孩童受惠較少。也談到富國死亡率降低的趨勢、男女平均壽命不斷趨近的原因、吸菸扮演的要角,以及心臟病治癒率大於癌症治癒率的因素。

其次,討論物質生活水準。美國的經濟狀況既特殊且極端(例如所得不均的程度),但其他富裕國家也不遑多讓。二次大戰後,經濟成長為美國帶來新的榮景,使得貧窮人口(尤其是非洲裔和年長者)顯著減少。1970年代以前,美國曾是全球重要經濟楷模,此後成長持續減慢,所得差距因富人激增而持續加大。這種不平等有其光明面,例如教育、創新和創意獲得的報償高於往昔;但也顯示出黑暗面,由於美國是金權國家,導致國民的幸福受到政治和經濟的威脅。

全球貧窮人口自1980年開始減少,堪稱人類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的一次脫逃行動,主因在於人口最多的中國和印度經濟成長表現非凡,改變了十幾億人口的生活。目前全球的生活水準雖然遠勝過1960年代悲觀者預測的情況,但仍有約十億人口三餐不濟;許多人已經逃脫,也有不少人被遺棄。

再次,提出大家應該和不該採取的行動。我們幸運地生在「對」的國家,因此應該善盡道德義務,協助全球減少貧窮和疾病;已經掙脫貧窮和疾病的人,必須幫助依然受困者。很多人認為我們應該以提供外援的方式,以及透過多國政府(大都設有官方援助機構)、世界銀行和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或是在各國國內或國際上營運的非政府救援組織,來履行這些道德義務。但是,如果這類援助會破壞某些國家的成長機會(這正是我的看法),我們就沒有理由抱著「應該做些什麼」的觀念繼續提供救濟,而應該停止援助。過去五十年,援助對於經濟成長和減少貧窮到底功過如何?值得質疑。

最後,迪頓提出一個問題:我們是否渴望展開大脫逃行動,為現今世界創造幸福與快樂。《財富大逃亡》剖析健康與生活水準的提升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是討論所有國家幸福議題的重要指南。

※ 國際名人、媒體、學者大力推薦

沒有人比迪頓更擅長解釋現代人為何較祖先長壽、健康和富裕,他用故事說明這不僅是人類努力邁向進步的結果,也是所得分配不平等、不均衡、不完整所致,而政治在各階段都扮演決定性的角色。本書是任何對國家財富、健康議題有興趣的人必讀的著作。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作者 艾塞莫魯(Daron Acemoglu)

本書談論兩個最重要的歷史故事:一是人類如何獲得健康財富,二是有些人比其他人健康富裕。世界首屈一指的發展經濟學家迪頓,帶領我們踏上一段特殊旅程,從幾乎每個人都身陷貧窮和疾病的年代,走向大多數人成功掙脫這些魔掌的時代。他告訴我們,目前仍處在赤貧狀態的十億人口如何才能加入這場大逃亡。想了解21世紀前景的人都該讀本書。
──《西方憑什麼》作者 莫里斯(Ian Morris)

饒富趣味、筆帶同情、振奮人心的故事。
──《最底層的十億人》作者 柯立爾(Paul Collier)

這是一本內容翔實、主題嚴肅、適時出版的好書,討論愈來愈多人所得提高、壽命延長之後所衍生的問題,以及被前人幾乎視為幻想的進步成就。作者以平鋪直敘的文字風格,提出挑戰傳統觀點的有力見解。
──《富人與窮人》作者 米蘭諾維科(Branko Milanovic)

一本精采權威著作。
──《白種人的負擔》作者伊斯特利(William Easterly)

本書值得所有人一讀,特別是研究經濟發展的學生。
──《經濟與政治周刊》洛伊(Tirthankar Roy)

如果你想增加你對不平等的了解,試圖為辯論增添理智而非熱度,本書是很好的入門。
──《商業經濟學》巴內特(W. Steven Barnett)

這是一本關於健康、財富與不平等的迷人著作。
──《商業世界》德布洛伊(Bibek Debroy)

一本啟發靈感的歷史,講述人類的長壽與繁榮如何在現代衝到驚人的高度……迪頓的著作以動人的敘述手法,綜觀經濟進步與醫學的里程碑,從工業革命開始,到二次大戰後速度加快,造成對壽命的預期增加。
──《紐約時報》安德魯斯(Fred Andrews)

迪頓一針見血說出:外援「多半只是滿足我們想要幫助他人的需求」,他指認出「外援幻象」(相信窮國的貧困可以經由富人給錢的方式來解決)的議題。
──《金融郵報》佛斯特(Peter Foster)

迪頓的著作清楚易懂,讚揚經濟成長帶來的財富,同時又明智地解釋為何有些人總是「被遺棄」。他明確區分兩種不平等,一是由知識的進步所產生,一是有缺失的政治體系。
──《金融時報》麥克德蒙特(John McDermott)

迪頓綜觀人類福祉的進步,充滿睿智,引發思考,可讀性極高。不論是一般或專業讀者,都能獲益良多。
──《經濟紀錄》波拉德(Jeff Borland)

本書罕見地結合高明的技巧、道德的迫切性、經驗的智慧、吸引人的易讀風格,會強化你對現代經濟成長奇蹟的了解,你也會更加相信,成長的利益可以且應該由更多人來分享。
──《彭博資訊新聞》克魯克(Clive Crook)

迪頓稱得上是現今全球頭腦最清楚的經濟發展學者。
──EconomicPrincipals.com 華爾許(David Warsh)

本書以雄辯熱切的口吻,描述疾病與健康對全球的人類及經濟有何意義。迪頓的健康與財富史敘述動人。本書提出廣泛的議題,包括為何有些國家失敗、其他國家卻成功,如何縮小兩者之間的距離等。
──EH.Net 帕爾曼(John Parman)

迪頓在書中處理全球健康與福祉的改善、國家內部與國際間不平等的程度令人擔心、透過外援治療貧窮所面臨的挑戰等重大議題。他的論述有力,引人深思,分析詳實、人本的視野、文筆流暢及挑戰傳統智慧的勇氣。不論你是否同意其結論,本書將迫使你重新思考全球最迫切的問題。
──普林斯頓大學校長 艾斯格魯柏(Christopher Eisgruber)

迪頓對全球在健康方面進步的敘述擁有權威地位。特別具說服力的是,就健康改善的來源方面,他區分出經濟進步與科技成長。這本書講述的故事,應該會影響我們對人類發展、科學與政府的科學導向計畫等方面的想法。本書運用證據很具說服力。
──賓州大學人口學和社會學教授 普列斯頓(Samuel Preston)

這本精彩的書討論的是,在過去兩百五十年期間,許多的人如何達成前所未見的富裕水準(過去只限少數人享用),這項成就又如何造成同樣空前的不平等。本書的焦點與視野獨特,知識特殊,前後一致,論述細心,非常具有啟發性。
──耶魯大學講座教授和全球研究中心主任 波吉(Thomas Pogge)

推薦書籍

最近瀏覽與試讀
財富大逃亡:健康、財富與不平等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