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療

我在深池醫院與1686位病患的生命對話

God’s Hotel : A Doctor, a Hospital, and a Pilgrimage to the Heart of Medicine

  • 出版日期:2014/01/27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 9789865956752
  • eISBN: 9789864890224
  • 字數: 205,358
紙本書定價:NT$ 350
電子書售價:NT$ 231

本書為流動版面EPUB,適合用 mooInk、手機、平板及電腦閱讀。

疾病醞釀了多久,療癒的時間就要多長……
在疾病與死亡之間,還有多少種可能?
面對疾病,還有多少種選擇?
是否,我們忘了──人不只是軀體?

現代醫學把人體視為需要修理的機器,但在深池醫院,史薇特醫師和夥伴重新找回古老的醫療概念:人體是個需要悉心照料的園地,用飲膳休息導引的復原力量,遠勝過「對抗疾病」。她深切體會到,醫生並不需要做很多事,往往只是最簡單的處方,病人就會好轉;就像飲食區分為速食和慢食一樣,醫療或許可以「無為而治」。

 

詳細書訊

一家殷勤款待的醫院,一段段以耐心與關愛守候的療癒旅程,
宛如悲喜交集的人生劇場:
如果醫生診斷病人的時間不是兩分鐘,而是兩小時;
如果護士的願望不是休假,而是讓每位病人都擁有一床親手編織的毛毯;
如果醫院肯讓病人在院內靜心休養兩個月,還願意把花費在藥品的開銷,用來提供良好的飲食、按摩等照料……

這種種現代看起來「無效率」的醫療模式,在深池醫院發揮了魔法,創造奇蹟。
二十多年前,史薇特醫師初次來到舊金山的深池醫院。原本她只打算待兩個月,然而,在這所源自中世紀的醫療院所、美國的最後一家救濟院裡,史薇特感受了現代醫學逐漸消失的殷勤款待氛圍,更有機會採用幾乎消失的「緩慢療法」。

「我在這裡照顧了1686位患者,他們教了我許多事,改變了我,也以始料未及的方式改變了我的醫療。」史薇特在本書寫下她在深池醫院的所見所聞,與尋找醫學精神的感思。

在史薇特筆下,深池醫院宛如悲喜交集的人生劇場:這裡既是醫院,也像庇護所、失業棲身處、中途之家、復健中心,需要長期醫療照護的人,舉凡芭蕾舞者、搖滾樂手、教授或小偷都來到此地,愛滋病房裡還養過母雞。有人在這裡甩掉男友,有人在這裡找到另一半,有人帶著對新生活的期待而離開,不久卻在街頭告別生命。在這些故事中,我們看見患者與醫生面對病痛或生死時的心情轉折,以及身心靈照護的本質、代價和價值……等真實寫照。

現代醫學把人體視為需要修理的機器,但在深池醫院,史薇特醫師和夥伴重新找回古老的醫療概念:人體是個需要悉心照料的園地,用飲膳休息導引的復原力量,遠勝過「對抗疾病」。她深切體會到,醫生並不需要做很多事,往往只是最簡單的處方,病人就會好轉;就像飲食區分為速食和慢食一樣,醫療或許可以「無為而治」。

儘管在醫療健保改革的浪潮中,深池醫院的經營管理方式最終也被迫改變。史薇特醫師這本動人的紀錄,除了緬懷那樣美好的醫病關係,更提供一種人文視野的省思,闡釋了療癒應有的本質:
「生命本應緩慢,療癒無法用效率衡量。」

作者簡介

維多莉亞.史薇特(Victoria Sweet)

在舊金山的深池醫院行醫逾二十年,舊金山加州大學的臨床醫學副教授,擁有歷史與社會醫學的博士學位。

作家網頁:Victoriasweet.com

史薇特在TED講演本書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VA08kzp7tSg

譯者簡介

洪慧芳

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畢業、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MBA,曾任職於西門子電訊及花旗銀行,目前為專職譯者,從事書籍、雜誌、電腦與遊戲軟體的翻譯工作,譯作包括《人生是永遠的測試版》、《藍色革命》、《誰殺了我的牛》、《好感度》、《別自個兒用餐》、《開會開到死》等近八十部。

媒體推薦

★  美國《舊金山紀事報》二○一二年度好書(非小說類)
★  邦諾書店二○一二年度好書(非小說類)
★ 《科克斯評論》二○一二年度好書

【推薦人】
作家、精神科醫師/ 王浩威   家庭醫學科醫師/吳妮民 春禾劇團教學暨藝術總監/郎祖筠  NEWS98《財經起床號》節目主持人/陳鳳馨  天主教耕莘醫院總院長、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執行長/鄧世雄  小說家/駱以軍

目錄列表

劃線註記

購買後可以劃線與撰寫書評
  • 他們教會我移情與反移情作用的真實名稱其實是愛,醫病關係其實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於是,無論未來會發生什麼,最後──如果這是終點的話──我都不得不認同柯蒂斯醫師在我上班第一週告訴我的話:深池醫院是個恩典。
  • 當下我明白了,那精神不只是建築,也不只是裡面的人,而是某種混合體,是由醫院的外型與感覺、院內發生的事和裡面的人組成的。或許那精神是無法移轉的,等怪手過來拆除舊建築之後,就什麼也不會留下來了。 也或許,當震盪漸趨穩定,深池醫院的精神像鬼魂那樣在中陰裡徘徊四十九天或更久,終會在新建築裡轉世再生,因為新...
  • 早就知道很多有毒癮的患者彼此認識,他們會在玻璃的巴士候車亭聊天談八卦,那裡是仍然允許抽菸的地方。不過我以前從來沒想過,他們的談話可能不只是八卦或是當年勇,他們也會像我生活圈裡的人一樣,在辦公室裡、在餐桌上討論同樣的話題,例如病患的死亡,人生的意義,如何生活,如何死亡。
  • 突然間,我明白了醫院裡有一種生命緊密相連的完整關係是我從來沒發現的。當然,我
  • 人生方向,幫助其他人明白他所領悟的道理,那就是我們都會有無助的時候,但這世界上有更偉大的力量,而真正讓我們感覺喜樂的是愛。
劃線列表(194
最近瀏覽與試讀
慢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