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月刊X玖 Sep. 2013(試刊號)

2 人評分
  • 出版日期:2013/10/25
  • 語言:繁體中文
  • 字數: 80,461
電子書售價:NT$ 0
暢讀包
輕暢讀

本書為流動版面EPUB,適合用手機、平板及電腦閱讀。

可購買品項 售價
電子書 NT$0

全新形式的報週報,讓你整月戰力滿檔

9月封面故事

反抗女性在路上,雙旦安蒂岡妮:洪承伊、鄭尹真
只要我們還有土地:十七年後,哈凱部落的重建之路
舞踏中,萬種叛亂皆可融:訪日本好善社和栗由紀夫、梵体剧場吳文翠
日月潭邵族: 從錯誤的多數決,談國土販賣的共謀機制

相關推薦

只要我們還有土地:十七年後,哈凱部落的重建之路

「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若望福音二十29)

行走在吊橋上的時候,哈凱(Hagay)部落族人戴禮娟對我說:「我們以後想要弄成一個藝術村,在外牆做磁磚壁畫拼貼,跟外面的團體合作藝術活動。靠著想像是我們現在唯一的希望。」說這話時她的雙眼發亮,那是她帶我去看完哈凱部落預定興建永久屋、位於桃園縣復興鄉爺亨部落附近的三光預定地之後所說的話,長長的吊橋顫巍巍,腳下溪流湍急,亦是通往未來哈凱部落的必經道路。


反抗女性在路上,雙旦安蒂岡妮:洪承伊、鄭尹真

妳往上伸出妳抗議的空拳,妳的美一直都沒變。——《安蒂岡妮》

一開始聽到《安蒂岡妮》(Antigone)時直覺無感,那或許又是一次以在地脈絡或台灣方言重新詮釋經典的企圖,我們以閩南語重演過莎士比亞、貝克特、希臘喜劇,而究竟,我們為什麼需要再看一次希臘悲劇經典?這回面對由王墨林執導的新編戲劇,這個異常在乎冷戰、軍事戒嚴體制、前衛劇場社會功能的劇場人,還能如何訴說這個受盡命運詛咒、唯一願望是埋葬曝屍野外的哥哥的女性角色?

從異語到失語,互為主體的東亞反抗者

排練場上,來自Shim劇團的韓國演員洪承伊、白大鉉,台灣演員鄭尹真、中國演員何雨繁,四人在斜坡上顫巍巍地各自以韓語、中文對戲,偶有接錯話或搶拍的參差。當我正狐疑難道正式表演將以雙語演出配字幕嗎?又發現韓籍安蒂岡妮(洪承伊飾)所愛、所要為之違抗國王命令的哥哥波利奈西茲是由中國籍演員何雨繁飾演,而妹妹伊絲米里則由鄭尹真詮釋,血親兄妹卻以不同語言腔調說出高度象徵的詩化台詞,令人很難跨越這種違和感。然而隨著劇情發展,故事從古希臘行走至東亞近現代,二二八事件、六四天安門、光州事件進入視野,才明白此劇的企圖不只是從古代國家律法對於道德人倫的壓制連結到現代國家暴力或軍事戒嚴對反抗者的迫害,亦是在一種互為主體、互相理解的東亞諸國類似情境中重新尋找人之所以反抗的來源。新編劇本大量引用黄晢英《悠悠家園》,配合台灣版畫家、白色恐怖受難者黃榮燦關於二二八事件的影像、韓國洪成潭瀰漫抑鬱氣氛的版畫作品。於是率先地說,如果犧牲是美的、革命是美的、純粹的愛是美的,這種完全迥異於現代資本化社會中的情感經驗要如何透過這四位來自不同文化背景、卻有相似歷史進程的演員來展現?

舞踏中,萬種叛亂皆可融:訪日本好善社和栗由紀夫、梵体剧場吳文翠

講「舞踏之父」未免有點俗氣,太多爸爸媽媽令人不知如何是好。首席嫡傳弟子的名號似乎是流派涇渭分明,初次見到土方巽的弟子和栗由紀夫,剛下飛機,笑得像小孩一樣,一邊與我用英文亂聊一邊抽菸。看完梵体剧場三年徵選計劃的初次表演呈現,初學舞踏兩個半月的台灣舞者們在舞台上以身體變形成石藏、動物、或表現內心的風景,這個意欲探索台灣身體美學的龐大志向,和栗笑說,還不太知道台灣的身體到底是怎樣的,也對於要如何呈現台灣版《聊齋志異》還沒有很清楚的答案,但透過演員在表演前喝水的儀式,覺得這應該是非常「吳文翠式」的方法。

好奇舞踏在台灣的接受脈絡,點進碩博士論文網鍵入關鍵字舞踏,四篇論文中有三篇是關於秦Kanoko的研究,回推到1986年台灣第一次在國父紀念館前的舞踏表演,蘊蓄著關於左翼、叛亂與妖魔的種種想像,90年代以後舞踏受到歐洲肯認,到了台灣後似乎成為精神上的救贖與出走,一種修行的方式。而今,舞踏成為尋找自己的身體語言與美學的媒介。這次梵体剧場企圖龐大,除了與和栗由紀夫合作台灣版的《我心追憶:聊齋志異之世界》,更擴展到土方巽回顧展、深入大學的論壇演講、工作坊,和栗都說,這麼大的計劃,在全亞洲是第一次。

日月潭邵族: 從錯誤的多數決,談國土販賣的共謀機制

為滿足未來大量觀光客的住宿需求,由交通部授權與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向山觀光旅館BOT案」,2009年由香港寶聲集團仲成大飯店從日管處手上,簽署開發「公共建設」之合約。這點看起來確實必要,原由南投縣政府代管的日月潭特定區,1999年劃為國家級風景特定區。根據當時成立、直接隸屬交通部的日管處統計資料,風景區遊客人數從該年63萬人,2010年躍升為630萬人。2003年全國觀光總收入3,196億元,2011年6,363億元。伴隨著政府財政赤字,以及逐年增加的低收入戶。仲成大飯店依法建設:2011年訂定、財政部主管之「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法簽約,並由行政院觀光發展推動委員會,專案會議決議原基法不適用。仲成提供的環評報告,不僅斷章取義學者研究、長老發言,其中與為其背書的「邵族代表人物」合影,更由文化發展協會成員一一指出,多為平地人、外村人、子虛烏有的陳、白姓頭目,以及族人被剽竊的肖像權利。

不是要否決,要的是否決權,這個語言邏輯可能漢族政府沒有聽懂。為擋環評初審,族人北上抗爭(8/26行政院、8/30環保署)。直到現在,我不明白即使到了現場,參與者仍不算數,只有研究跟資料可供評估。長達幾個小時的環評初審,環保署、日管處與開發單位,仍可將邵族代表,以沉默肉身阻擋體制程序的恐懼與憤怒,輕易地切割、踢給原民會去協調面對。文化只被允許用來理解另一個族群的思考方式以及所屬資產,以便治理對付。例如委員在討論長老發言是否被偽造時,替族群所做出的有限辯護。民族議會能夠發言,回歸程序,他們實質否決權利卻被依法架空。環評主席署長沈世宏主導會議節奏,在幾回合辯論與暗示下,「客觀專業地」把委員質疑暴雨時無法處理汙水,認為嚴重到必須不與通過,以及日管處招商後便抽身、面對當地民眾不負責任的處理態度,轉化為最終八票通過、兩票認為需二階環評(與現場發言的環保律師相同意見)、一票廢票的多數決結果。8/30初審通過後,集團壟斷的開發建設,更加勢不可檔。

 

最近瀏覽與試讀
破月刊X玖 Sep. 2013(試刊號)